爱买商城
  • 电脑商城
  • 床上用品
  • 好易物
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新闻详情

王昌雄 邢福特:鹿鸣西黎

 二维码 231
发表时间:2021-07-11 17:48作者:王昌雄 邢福特来源:中华作家网

beautiful-bleeding-heart-bloom-414362-via-sitapix-com.jpeg




遇险获救


南北走向的卡法岭山脉,有一美丽绝伦的山谷。一条壮美的瀑布从数十米高的东山悬崖一泻而下,在山下形成一口宽大的绿潭。在河西山的悬崖上,一个倚崖逸出的巨石宛如宽大的观瀑台,对着东山的飞瀑张开,形似欲将腾飞的仙鹤。


巨石上,一只山鹿对着东山的瀑布,时断时续地鸣叫着。这是一只修炼了三百年的雌鹿。今天早晨,正是兑化成仙的最后一刻,她静闭着眼,尽情的汲取着大山的精气,在氤氲飘渺的云水中,身躯徐徐缩小,几乎变成幼鹿的形体。


正当鹿凝神聚气兑化成仙的那一刻,丛林里闯出一只云豹,当爪牙扑向鹿的一刹那,一支利箭不偏不倚射中它的咽喉。云豹倒地,摔下山崖。惊魂不定的幼鹿缓过神来,看见一位青年猎人朝她微笑:“可爱的小鹿呀,以后要小心啊!”幼鹿深情凝视着他片刻,便隐入山林。


这青年猎人名叫派累,家居卡法岭脚下的西黎村寨,年方十九的派累不但英俊勇武,而且心地善良。他早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因父亲离去过度悲伤,加上积劳成疾,双眼过早失明。懂事的派累为帮母亲撑起这个家,十三岁练就一手好箭,跟随乡亲上山狩猎,还经常把猎获分给村民,很受村民喜欢。由于他的箭法百发百中,全寨数他打的猎物最多,按照村寨的规定,谁的猎获多谁就当村里的首人。这样,派累刚满十八岁就被村民推选为首领。派累向村民颁布:鹿是大自然的精灵,不许村民逐鹿杀鹿。由于村民对鹿特别友善,寨里山鹿成群,后来不知从哪时起,人们给村寨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西黎”村。黎语“西黎”就是“多鹿”的意思,西黎村,也就是多鹿的村庄。


且说今天要不是派累,这只鹿仙早已葬身豹腹,英雄救美的经历使她顷刻间从内心深深的喜欢上了眼前英俊雄武的救命恩人。此后,派累依旧每天披着朝霞哼着山歌上山巡猎,给母亲寻找治疗眼疾的草药。说来也奇,自从救下那只可爱的幼鹿后,幼鹿常常潜入他的梦乡。



变身追随


一天午后,派累正在卡法岭巡猎,突然发现有人坠崖,看来伤势不轻。他急忙顺着青藤向崖底爬去。看到伤者右小腿流血不止,已经不省人事,派累马上采来止血的特效药“布刀心”包扎伤口,然后背起他顺河道往家跑。


获救的青年名叫阿祥,是卡法岭东边黎寨人,幸得派累及时相救,要不命早没了。月余后,阿祥基本痊愈。因派累要上山狩猎,阿祥主动提出暂留下来照顾派累的母亲。


西黎的风土人情,给阿祥留下美好而难忘的印象。西黎“罗活人”(黎族支系)热情好客,一家一家邀请阿祥上门去,用醇香甜美的山兰米酒招待阿祥。村里有喜事,长桌宴上少不了阿祥,一勺勺山兰甜酒送到面前,一块块鱼茶夹到嘴里,人人围着阿祥敬酒对歌。西黎村民特别懂得感恩报恩。他们把煮熟的食物首先分给家犬、耕牛等禽畜,才轮到自己食用;把煮熟的粽子挂在牛角上,表示对牛辛勤耕耘的感恩。平日里人与鹿和谐共生,村寨变成了鹿的生活乐园。阿祥觉得这样的美好民风只有在桃花源仙境中才能遇到。阿祥深深爱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民风民俗和纯朴善良的村民,特别是派累,更令他迷恋。他决定把自己植根于这片美好的热土,成为这里生生不息的一员,直到地老天荒。



守卫家园


有一天,有村民来报,离本村数十里远的樟峒大黎村头目奥贝组织一批凶徒要攻占本村寨。西黎村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山鹿成群,物产丰饶,奥贝早已涶涎三尺,攻占西黎是迟早的事。阿祥叫派累告诉村民不要慌,他有退敌的办法。说是他家父为名震一方的道公,他从家父那里学会了退敌的法术。村民半信半疑,祈盼能逃过一劫。


天刚微亮,奥贝带来六百名凶徒攻打西黎村。奥贝命凶徒们发箭,欲速战速决拿下西黎村。此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支支利箭在阿祥的咒语下,像中邪似的偏离目标,继而转头射向自己。凶徒们死的死,伤的伤,不敢再放箭。武器失灵,结果凶徒们被村民打得落花流水,四处逃命。


可是善良的西黎村民都不喜欢杀戮。首人派累对着众凶徒高声训斥:西黎村自古以来都是“罗活”人的家园,不容外来侵犯,这次放你们一条生路,若有再犯,你们有来无回!众凶徒旋即投降,寨内一片欢呼。


当天下午,村民杀猪宰羊,大摆酒席共庆胜利。众青年激动地架起功臣阿祥抛向空中表示感激。姑娘们含情脉脉,哼起甜美的情歌,频频向阿祥表露心迹,可阿祥就是不动于衷。谁都不知道他心里藏着什么秘密。



情定终身


而派累母亲的双眼,一直是派累心中的牵挂。他从一游医郎中口中探知:用生长深山的百年灵芝和雌雄交融的百年鹿的茸血,便可助母亲复明。卡法岭深山找到百年灵芝并不难,难的是要找到一只雌雄交融的百年鹿,那是比登天还难啊!退一步说,即使能寻找到百年的鹿,他也不能忍心杀鹿取茸,因为他自从学会狩猎以来,不曾猎杀过一只鹿,鹿是善良的精灵,西黎人崇拜的神物,况且寨规不许逐鹿杀鹿呢!派累是个大孝子,却一直没能让母亲复明,这使他真是心焦啊!


阿祥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帮派累达成心愿。取百年的鹿茸血,对于一个刚修炼成仙的鹿来说,那将意味着衰亡。而在他看来,为心爱的人付出,死不足惜。现在难倒自己的,不是年龄问题,而是三百年来自己仍然是处子身。他决定不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要和派累成亲救母。于是“他”向派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原来他就是被派累从云豹口中救下的那只鹿仙。他对英雄救美的派累,顷刻间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为此摇身变成一个坠崖受伤的路人一路追随,不露痕迹的等待爱的来临。与派累朝夕相处的这些时日,派累的人格魅力更是令她着迷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她甚至愿意,哪怕做派累一天的新娘,然后在他的怀中迅速的老去、死去,都是美好的、幸福的、值得的。


她变成了美丽的仙女站到派累的面前。看着面前婷婷玉立,超凡脱俗,含情脉脉和美目流盼的鹿仙,派累以为自己在梦中,他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又轻轻抚摸鹿仙美丽的额头,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前世是修了什么样的大德,才有了今生巧遇仙女的福缘呢!


美丽的鹿仙姑娘一往情深的注视着派累,派累也深情的回望着她,四眼相对,莞尔一笑,似是一对前世的情人在今生重逢,没有陌生,没有隔阂,没有羞涩,激动与喜悦,把两颗心紧紧相连。派累走上前去,把鹿仙姑娘拥入怀中……


当村民知道派累的准新娘是美丽的鹿仙和曾经施法救过全寨人的阿祥时,既惊喜又羡慕,都从心底祝福他俩婚姻美满,恩爱百年。结婚那天,乡亲们都把自家最美的山兰酒拿来道贺。全寨杀猪宰羊,为派累摆好盛大的婚宴,他们边敬酒边对歌,篝火点起,映红夜空。寨里的那些山鹿,也连蹦带跳,呦呦长鸣,似是给保护他们的寨主和夫人送来祝福。



滴血救母


在鹿仙姑娘看来,爱一个人意味着为这个人付出一切,甚至包括生命。还没当够新娘的她,打算瞒着派累,用她的生命换婆婆的光明。其实,她何尝不渴望人间的百年好合,不渴望的派累天长地久的爱,但看着婆婆失去光明的痛苦,看着派累找不到灵丹妙药解除母亲痛苦的无奈,脑海里不断重现着派累从豹口中救下她的那一刻。她觉得不救婆婆,那是忘恩负义、可耻的偷安行为,何以对得住救她的派累?已经嫁作人妇的她,决定以生命报恩他的郎君。


于是,婚后的第三天,她从深山里找来了百年灵芝熬好药汤,然后用银针刺破她的指头,九滴沾满仙气的殷红鲜血滴进了灵芝汤里。而在刺破指头的前一瞬间,她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她对郎君是多么的恋恋不舍。


喝了药汤的婆婆,果然次日清早,双眼明亮如初。而鹿仙由于失去仙血,精神开始不支,累着回房休息。派累忽知母亲的双眼复明,欣喜若狂,急忙给床上的新婚娘子报喜。婆婆端详着美丽动人的儿媳妇,一家人喜极而泣。


派累哪里知道,鹿仙为了救治他母亲失明的双眼,把自己修炼三百年的精血献出,她的功力已减退了一百年,而她的生命只能延续两年,她从此很快就会变老,甚至瘫痪在床,不能行走。但为了她至爱的郎君做出牺牲,她义不容辞,无怨无悔。



双喜临门


一个月后,鹿仙的容颜渐渐变得枯槁憔悴,浑身也觉得乏力,以前美丽灵秀的大眼睛也变得暗淡无光。再过一个月,她的形体也由妙龄姑娘变成中年妇人,体力渐渐不支,瘫痪在床,再也爬不起来。刚刚开始的幸福,眼看就要化为泡影,派累和母亲痛苦万分。


为治好鹿仙娘子的病,派累历尽艰辛找到了那位高明的游医,游医告诉他,刚修炼成仙贸然献血,这是犯了修炼的大忌啊,只有修炼达千年的功力才能不伤及自身。可惜了,你娘子的生命只能维继两年。


游医的一席话,如雷轰顶,把派累击得几乎昏倒在地。游医又说,要想救鹿仙,唯有找来百年灵芝和百年的山参熬汤服下,每隔三天一次,同时从修炼成仙的东山深潭取来泉水,配合还魂草煮水泡沐身体,每天一次。这样做,或许还能出现生命奇迹。


全寨的村民得知鹿仙因献血救母而瘫倒后,都来问寒问暖,纷纷拿出珍藏多年的百年灵芝和百年山参给鹿仙治病。同时村里的青壮年自发组成取水队,轮流跑到东山深潭驮来泉水,给鹿仙泡药浴身。派累的母亲日夜守在鹿仙床前,为她喂饭喂药,悉心照顾,把儿媳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派累对妻子更是不离不弃,忙里忙外,呵护备至,为了找到百年灵芝和百年山参,几乎踏遍了周边尖峰岭、卡法岭的深山老林。村里的孩童们也常常哼着最好听的山歌,讲最好听的故事,把快乐带到鹿仙娘子的身边。


终于,在派累和母亲长期的精心护理下,也在村民深情的大爱滋润下,两年后鹿仙娘子奇迹般好转,能下床慢慢行走,渐渐恢复了青春活力。又过了一年,鹿仙娘子顺利地生了一个胖嘟嘟的儿子。儿子满月那天,全寨人都送来山兰美酒和猎获,大摆宴席,庆贺派累一家双喜临门。


如今,每逢“三月三”盛大节日之夜,卡法岭西山上隐约传来呦呦鹿鸣,仿佛鹿仙娘子依然深情绵绵地呼唤着她的子子孙孙。


王昌雄,男,海南省乐东县人。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乐东县作协理事。1998年有新诗巜小屋》获广西巜南国诗报》首届全国短诗大赛佳作奖。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