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新闻详情

【2022中国最美亲情文学大赛】参赛展:张清

 二维码 301
发表时间:2022-05-03 08:31作者:张清来源:中华作家网

202234


投稿点击标题:2022中国最美亲情文学大赛 征稿通知


微信图片_20220503083527.png



走进父亲节

张清

·

   爸爸比我大54岁 ,我是爸妈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五个姐姐、两个哥哥。最大的姐姐大我23岁。爸爸离开我们已经36年多了,他是患脑溢血走的。到现在我都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那是一个傍晚,我放学回家,在做晚饭,爸爸拖着他最爱的渔网从外面回来,径直往天井走去,天井可以晾干渔网。可当他走到房圈门口时,直直的坐在了地上。我赶紧跑过去,拉不动爸爸,吓得我直哭。这时,好像是五姐回来了,她去喊了隔壁的幺家婆来看爸爸是怎么回事。等那些大人们来了,我才明白爸爸生病了!

爸爸爱打鱼,屋门前的那条河不知留下了爸爸多少脚印。而我最高兴的就是每次爸爸打鱼我提鱼篓,每当爸爸捕到了一条鱼,他就会大声的喊道:“六娃子,赶紧把笆篓提过来!”当我蹦蹦跳跳的跑过去,然后笨手笨脚的和爸爸一起捉鱼时,爸爸就会告诉我要逮鱼的脑袋,鱼才不会跑等捉鱼常识。

在我的脑子里,时常会浮现一幅画面:在绿油油的田野上,一个六旬的老人,背着渔网,一只手牵着一个笨拙的提着笆篓的小女孩,微笑着走在回家的路上。这幅画面,我想我是永远无法忘怀的!

爸爸是干部,是多大的干部,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他经常叫我教他识字,而且教他写字。记得有一次,他叫我教他写“廖景明”,那时的我,似乎在读一年级吧,根本不会写“廖”字和“景”字,我就教爸爸写“料井明”。没过几天,在一个吃午饭的时候吧,爸爸微笑着对我说:“六娃子,你考试写错字老师会咋样?”我不晓得爸爸问这话的意思,看着他,没说话。爸爸表情非常严肃的说:“你前几天教我写的字不对,廖景明中三个字就错了两个。今后不能再这样了!”我吓得不敢说话,我晓得爸爸的脾气,他的眼里是揉不进一颗沙子的,我居然有两颗沙子进了他的眼睛,我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我端着碗,呆呆的看着爸爸,爸爸没说话,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脑袋,走了。

爸爸年轻时性格非常急躁,听大姐他们说,爸爸经常打妈妈。妈妈说大哥就是被爸爸打出来的。爸爸是个勤劳的人,他不允许人偷懒,妈妈怀着七个多月的大哥,去不远的外婆家,爸爸回家发现家里很多活没干,跑到外婆家,拖着妈妈往家走,妈妈走不动,爸爸就打,当天晚上,大哥就出生了。妈妈时常说,大哥为什么个子不高,全怪爸爸。

大哥是我们家的文人,高中毕业,回到家做了代课老师,而且是高中老师。听妈妈说爸爸非常重男轻女。大哥是爸爸的骄傲,是妈妈生了三个女儿后的第一个儿子,可以看出大哥当时在我们家的地位是多么的高。大哥生于50年代,可大哥从来没有吃过什么米糠之类的东西,爸爸经常对妈妈说:“不准弱待大高(大哥的小名)!”听姐姐们说,因为大哥,妈妈不知道挨了爸爸多少打!

可是爸爸一般不打儿女,我问大姐,爸爸打不打儿女,大姐说只有在儿女们犯了低级错误时,才会挨打。我记起了二哥挨打的情景。那时,三个姐姐已经出嫁了,大哥好像在外地读书,因为二哥爱“扯麻股”,不学习,好像是爸爸去二哥老师那儿得知的情况。在一个晚上,爸爸把妈妈、五姐、我赶出去,把二哥绑在屋子里的柱子上,我记不起用什么东西打的二哥,我们在门外听到二哥使劲的喊:“宝宝,我再也不赌钱了!我要读书了!”妈妈在门外,使劲的打门,边哭边喊:“你会打死他的!”我和五姐一起哭,但爸爸好像没有手软,直到二哥声音哭哑了才罢休!

大姐夫的父亲和爸爸是好朋友,也是同事。可大姐夫的妈妈厉害得很,大姐和大姐夫是同学,当他们自由恋爱准备结婚时,爸爸强烈反对,他说怕善良、柔弱的大姐受欺负。没想到,我善良、柔弱的大姐不仅受了她婆婆一辈子的欺负,而且她几个姑子也时常欺负她!

     爸爸很喜欢二姐夫,妈妈说因为二姐夫是工人,能挣钱,二姐跟到他会有好日子过。爸爸好像只看准了一些,二姐夫对二姐确实好,可二姐在二姐夫家却吃尽了苦头。爸爸知道这些后,经常步行50里路去看二姐受欺负没有。有一次带着我去看二姐,当天返回,在回来的路上,我确实走不动了,是爸爸背着我走了近50里路回到家。

三姐是我们家最老实的,爸爸也是最不放心她。记得三姐夫和三姐吵架,爸爸叫妈妈赶紧去看看金容挨打没有。那份担忧我现在也记得很清楚。

妈妈说爸爸不管子女,可在我的记忆里,四姐高中毕业,刚回到家,就被人贩子骗到福建,我现在也清楚的记得爸爸哭时的模样。他怕大家看到他哭,在二哥住的堂屋,爸爸哭得稀里哗啦,我拉着爸爸的手,叫他不要哭。爸爸一下抱住我说:“六娃子,你没有四姐了!”直到现在我每每想起这我都会哭。

五姐经常被爸爸骂。那个时候养猪基本上靠去找一种叫“鹅儿草”的植物喂养,我和五姐每天放学回家,就要去找“鹅儿草”。爸爸为了鼓励我们,每次都要称一下,看谁找得多。不管五姐怎么努力,她就是无法超过我。爸爸疑惑了,在一次称的过程中,他发现我用脚放在了背篼绳上的秘密。爸爸居然没有骂我,骂了五姐:“六娃子比你小那么多,每次扯得草却比你多,你没动脑筋想一下?

爸爸去世时只有60多岁,一辈子辛苦,为了挣钱,打鱼去卖;为了能让我们吃饱饭,从自贡挑盐回资中;为了养家,远到重庆做苦力......没有吃上一顿好的饭菜,没有穿上一件像样的衣服,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爸爸,一切安好!

·

张清,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人,现任教于四川省资中县第一中学,爱好文学,在工作之余喜欢把工作心得和生活感受写下来,以感悟工作之乐和生活之美。

中华作家网:本文由署名作者创作完成并上传,作者文责自负,本网不承担因版权问题引起的法律纠纷,仅提供信息存储与展示,用于互联网公共信息资源的传播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文章观点立场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立场,不代表中华作家网的观点立场。

国家工信部登记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