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新闻详情

【2022中国最美亲情文学大赛】参赛展:黄大荣

 二维码 84
发表时间:2022-05-10 11:14作者:黄大荣来源:中华作家网


父亲的老算盘
黄大荣

在我家乡的老屋子里的墙上还悬挂着一把老算盘,虽然已经尘埃薄落,但是难掩珠润。那一串串黝黑闪亮的算盘珠子,犹如父亲的眼睛,依然慈祥深邃地盯着我们。
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三十一年了,他对家庭的责任,对生活的乐观,对工作的勤勉和对乡邻的真诚,左邻右舍无不敬佩。尤其是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作风和为人处世严谨正直的原则,时常伴随着那滴滴哒哒的算盘声,至今仍深深地响在我们的脑海。
父亲出生于1941年,高小毕业时,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酉师学堂(酉阳师范学校),由于父亲幼年丧父,加之后来父亲的继父又虐待他,致使父亲的学习就戛然而止。15岁时,父亲便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由于父亲为人正直,又爱学习,在生产队遴选会计时,全村村民总是极力推荐他当生产队的会计。从此,父亲便与算盘结下了不解之缘。
父亲虽然学历不高,可悟性极好,记忆力强,又爱读书学习,闲暇时又勤于书法,因此,父亲的毛笔字和钢笔字在一方天地小有名气。每逢村里招亲嫁娶,逢年过节写春联,为乡亲们写福包碑文等,父亲成了乡亲们眼里的“能人”。就珠算而言,父亲也是相当地牛,牛到何种程度?当时小河区(小河镇)所辖七个乡级单位,在全区七个乡级单位会计珠算比赛时,父亲力挫群雄,胜利夺冠,他被公认为小河区七个乡级单位会计珠算打得最好的,出色的珠算能力,让时任小岗乡政府财务所的“老算盘”敬佩几份。父亲的珠算水平美名远扬,什么一位数、两位数、三位数、四位数的加减乘除,一盘清、三盘清、七盘清、九盘清、九归九除等更是操练得滚瓜烂熟。打起算盘来,那算盘珠子简直就在他指尖上跳舞。父亲左手拔珠,右手记录,那把老算盘,仿佛就是他的舞台,他像在弹一台精致的钢琴,忘情地演奏一曲曲田园牧歌。
记得我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位生产队会计,由于业务能力较弱,有一次账目出了一点小差错,那位生产队会计却全然不知,却被父亲的“火眼金睛”发现了。记得那天晚上,父亲和那位生产队会计一起在我们家的火铺上,生起熊熊的青杠柴火,围着一张小方桌,加班加点搞年终决算,账目对不上,相差就两角四分钱。父亲一笔一笔地算给那位生产队会计看,让他知道明白错在何处?深更半夜,此起彼伏的算盘声吵得母亲和我们睡不着觉,母亲不耐烦地说:“为了几角几分钱熬更守夜,值得吗?不如自己少点算了,你们烤火的青杠柴和点灯的煤油都不止这两角多钱!”父亲却理直气壮地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账目摆不平,怎么向群众公布?分粮、分物、分钱就无法进行!这可是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大事呀!”
父亲秉公办事坚持原则可谓非常苛刻。记得有一次,生产队分红薯,地点在离村大约两公里的山上。母亲考虑到我们四姐弟还锁在家中,想早点分了回来给我们煮饭,可父亲坚决不同意,他说谁家没有小孩呀?必须按顺序!母亲气得只好先背着背篼回家,等父亲全部分完,最后一个才给我们自家分了,然后打着手电筒背着部分红薯回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我们母子早已进入梦乡。后来因为分给我们家的红薯当晚没有背完,被一场大雨淋了,第二天母亲才从山上背回来,没放多久就烂了不少。
父亲为人忠厚,言语不多,对工作的热爱和对邻里关系的爱护胜过一切,都是有求必应。一年到头没见过他休息,无论天晴下雨,还是酷暑盛夏,他一直是个大忙人。只要生产队里和邻里需要他搞点计算,他就会背着那把算盘,带着个笔记本,整洁的中山服上衣口袋里插上两支钢笔,或斗笠、或蓑衣、或油布伞,急急忙忙就出去了。
父亲踏实稳重、严谨认真,对各种问题的考虑也很周全,持家更是节俭。他把算盘和账本当成心肝宝贝,即使坏了也舍不得扔掉。算盘轴心断了,他就削竹棍代替。珠子掉了,就去找别人的烂算盘珠子来替换,搞得一副算盘轴心几乎全部换过,珠子也是好几种颜色。一副算盘硬是被他用了三十多年。为防止账本被老鼠虫子爵咬或遗失,他总是要做一式两份,每年搞完年终决算,就用旧鞋带或麻绳把账本捆起来锁进木箱里。他说:“当会计,就一定要保存好账本,这是历史依据。”
八十年代末期,1989年的深秋的一天,小岗乡政府送来了紧急开会通知,那天父亲在漆林头坡上采摘油桐,为了让油桐早点颗粒归家,为了能多采摘一些油桐,收工回家后赶往乡政府开会,父亲爬上一棵油桐树采摘油桐时,不慎从油桐树上掉下来,摔断了两匹肋骨,扭破了气管,在缺医少药、缺钱少粮的年代里,父亲医治无效而驾鹤西去。从此,父亲便与他心爱的老算盘阴阳两隔了,留下了老算盘孤零零地挂在老屋的墙上。
如今,珠算已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课堂上也不再列入教学,珠算的传承愈加地弥足珍贵。父亲虽然离我们远去了,但他留下的老算盘却成为我们家的传世之宝,在他三十多年的会计生涯中,用珠算的精准细致,对账目的公正严谨,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姐弟四人。
那把老算盘,始终挂在家乡的老屋,也永远挂在我们心中!

中华作家网:本文由署名作者创作完成并上传,作者文责自负,本网不承担因版权问题引起的法律纠纷,仅提供信息存储与展示,用于互联网公共信息资源的传播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文章观点立场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立场,不代表中华作家网的观点立场。

国家工信部登记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