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作家网

中华作家联盟签约作家王家亮专辑

 二维码 304
作者:王家亮来源:中国好诗网

微信图片_20191031230651.png

王家亮:(网名宏宇),生于50年代,文学和奇石爱好者,偶有作品在《中国好诗》、《中国诗影响》、《当代文学》(海外版)、《华文作家报》、《西南当代作家》、《中國詩歌網》、《長江詩歌》、《北大荒文学馆、耕读书会、耕读诗会》、《贵州日报》、《遵义日报》等报刊和微平台发表,(获2019年《中国好诗》(南昌站)华夏十大才子评选榜第七名)、现开有《仡乡奇石缘》奇石馆,任遵义市观赏石协会副会长,务川县观赏石协会会长。



丹砂意象(外一首)


   

源于脉膊的野性冲动

灵魂叩击

地球的断代处

穿越在时间的洞窋

匍匐而下

匍匐而上

日之昊祭祀而磕

月之昊拾磕而祭

漫过天际之光

血色

如雨如片如块

旋转于周天的錾子

亦或在历史的转角

那些呻吟和喘息也未曾停止

腥风鼓角处

倒下未倒下的全都成了英烈

将崩裂的血粒挥洒

便染出一个丹砂古县

凝聚

便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


木悠山之殇


云是褐色的洞壁

不见大树森林

原始于蛮荒的战争杀弩

被后羿射下的太阳

掏砂大军一批继承着一批

被罡风洞穿的脊梁

情感的足下

随意抓起一把

竟然是被因袭浪迹的矿碴

被烧焦的山头

只剩些未幻灭的灶壁和遐想

这山没有碑文传记

已不见了采砂人

灵魂被堵在山口

云雾正漫步而来


洪渡河在穿流


心在跳   情思涌

几许往事注上心头

但见重峦叠嶂   丹砂盛筵

挽不住那一汪北去的心境

瞧满天的云彩   身影

被扭曲的罡风

忘却了是朝是暮

洪渡河在穿流

你朔源而上到桓古

我顺流而下至今朝

虽是在同一条河里航行

我们却有着不同的感受

那些喜戏的野鸭

溅起一串串古老的歌谣

渔翁们   垂钓着

仡乡油茶的味道

难得这山水一体的架构

告别白日的愁绪

夜幕   孕育着

与长江同色的遐想

洪渡河在穿流


洪渡河之长脚滩


   

   一

我没有如期归来

情感上还有点沾沾自喜

走在沙滩与绿水的交界线上

思想仍在迟疑

兴奋之际

随意捡起一颗卵石

竟象从远古的传说中

捡到了贩运丹砂的故事

      二

有几个朋友说来过

可我没见着他们的脚印

也许是河水的缘故

使得沙滩漫过了我思想的空间

岸边水波声不停地打来

似乎在讲述着什么

可我却无法听懂

感觉这沙滩实在神秘

      三

那些不起眼的卵石

被我一踩而过

心里老想着捡一块最奇特的

却不知每一块都有奇特的价值

河风袭来

在卵石堆积的逢隙中打哨

它使我想起

古时纤夫拉船的情景

      四

一艘从远古划来的“小三板”

仍打击着因袭了几千年的浆声

潮涨潮落

未能冲走它的身影

卵石们用符号记忆岁月

“小三板”用浆声穿越古今

我说不清卵石和“小三板”

谁更能承截历史

   五

蓦然间,一樽硕大的奇石

从沙滩上跃起

它以古老钟鼎的撞击声

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奇石折皱起伏、图案星繁

将数千年历史记忆融为一体

使我此时变得格外渺小

以至于在它面前不再敢大声呼吸

      六

有人说;初在河滩上行走

感觉似乎有趣

常在河滩上行走

方能知其奥妙所在

就象赫拉克利特说的那样

“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

所以沙滩永远没有尽头

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发现

那些趟在浅水滩里的卵石

有时会更加耀眼

但如果不及时拾起

以后或许被冲埋将不再见踪影

就象一个民族的迁徒

在历史长河中的闪光点

如果不传承和挖掘

就会消失不再显现

      八

沙滩与河水其实没有分界线

因水中有滩,滩上有水

河滩才变得更为迷人

卵石才更能透出灵气

一块如群鸥共舞光洁如玉的画石

叙述着河水与沙滩冲洗的功劳

每一块卵石

都有着从远古走来的精彩故事

走在片这沙滩上

就如同在历史的长河里穿越

一位赏石玩石的行者

说这就是石文化的妙趣

但慕名而来的人们

却往往扫兴而归

而这河滩

仍旧积淀着自己的记忆

:洪渡河系乌江一级支流,发源于正安县谢坝仡佬族苗族乡,流经湄潭、正安、凤冈、务川、德江、沿河等县,在沿河县洪渡镇汇入乌江。干流全长205公里,积水面积3739平方公里。洪渡河经凤冈县冉渡滩在务川县丰乐镇新田村大滩口入境,流经务川县丰乐、都濡、大坪、柏村、蕉坝、红丝等乡镇,在红丝乡两河口出境。境内干流全长125公里,流域积水面积2150平方公里,占洪渡河全流域的58%。


春天的脚步


她来了

从冬雪绵垣的睡梦里

悄悄地

掀开了心律朦动的秘密

脚步

正踏着牧笛清凉的漪韵

她来了

从光秃秃的树枝上

悠悠地

摇曳着风儿浚逸的祝愿

额上

正串着小草惺忪的露珠

她来了

从燕鹤“叽叽喳喳”的啼叫声中

渐渐地

剪落了冬日的愁丝

翅膀

正挂着蓝天展舒的胸襟

她来了

象绿色的邮车

载着期待和渴盼

沿着村姑昔日的脚印

正走进农家的田园


归鸦的沉思



老太阳躺进大山的怀里

不知是云霞飘来美酒

还是罡风送来晚餐

黄昏入迷

此时

大山却显得疲惫

它立于宇宙的枝头

眼球散射的光

在西天边上折叠

神情背面

等待着黑夜的渐渐降临


启明星


我以为

你本是一点普通的萤火

因为夜的摇曳

才使你的光芒

格外耀眼

你从灵魂的际空走来

脚步是这样的沉稳

为高举你独特的意识

你的轨迹

碾压着黑暗的神经

当大群大群的岁月

纷纷向后倒去

我的渴盼

便成为你的启迪

你用执着和坚守

迎来了众星的喝彩

我想用一公分的镭

为你叠奏八吨的琴音

走向你耀眼的坐标

可我狂悖的幻想

与现实极难匹配

此时

有一种编钟的声音

在冥冥中撞击

雄鸡啼叫处

沉睡的大地在苏醒

你的光轮

牵引出一个忬心的黎明


家•中秋


是亲情的依托

是温馨的港湾

是淡淡的茶烈烈的酒

是明目的清辉

是浓浓的乡愁

是生活的起点也是归宿

中秋的家

风清气爽溢满纯情

中秋的月

圆瑞祥和挂满寄语

中秋的家和月

透过无尽的情丝

把家人和远方赤子的心

紧紧拴在一起

让月饼

咀嚼牵挂和思念


心 灯


一樽奇石走进心脏

灵魂就不再感到狐独

那些心烦意乱

顿时被纷纷抛落

按不住的激动

打开久闭的心扉

本想悟透其中内涵

沿着佛的境界升华

无耐难以穿越古今

在思想的窗口

总悬挂着繁星几点

即是没有大家风范的欲望

做一个纯情的自我亦难

梦还得要做

因为梦总能点亮心灯

让激动的心绪延续

也许会发现意想不到的洞天

纵使不能达到境地

亦或收获苦中乐趣


无花果


在一个贫血的季节

被说成是兆年之后

你默默地走了

报纸上

再也找不到你的音讯

山上的杜鹃们都说

你已和她们永别

从此

我走向大潮大涌的人群

成为一扇理想之窗

让阳台

成为广告商们抛售商品的市场

在书室里

我让发明家们制造出名言

就象扼守你的名字一样

一天,一位走私贩

从海那边送来一个深红的包裹

说是你的故事和照片

我甚为惊喜

但我打开一看

有一种涩辣的味道


九天母石


星光祭曜,高原黔渝的邊際

野百合成一字形凌空向北騰飛

太陽拱起的彩霞映紅了半壁河山

務川、龍潭、九天母石

又一場盛大的約會正在雲集

群山氣定神箫,罡風鶴立

一束黃煙點燃,漫過山頭

漫過大元古国、夜郎国、牂牱国的舊址

漫出九天母石從洪荒穿越時空的記憶———

似乎每一寸草木都顯得莊嚴肃穆

為見證八重天相擁裂變之光的神聖

解讀九天天主降生創世的密碼

裂變,也許便是新生的動源

注目、凝視、當一波接一波的人群

走向靈魂的拜台,來不及更多的思考和求證

洪渡河化作藍练系於九天母石腰間

一只“小三板”從恆古劃來

載著寶王長安獻丹的故事

一滴聖水打開,涌出一個丹砂古寨

一孔猫眼則嗅出古老戰場的硝烟

一群房屋則舉著務川“大贰”“天、地、人、和”

目光被凝固,“九天母石”隆重地

舉起一個民族的高度,裸露的胸襟

將世界的仡佬嵌入心懷   

我從“九天母石”神情的折皱裡讀出

一個“和合”民族的大愛和堅毅

只見“大角”和“長號”紛紛聚集

以“九”這個至高無上的音符鼓緊腮幫

是乎這裡的每一個細節

都被神化為精神和力量的需要

而“九天母石”本就是“九天聖母”

被潮水般涌來的仡佬族裔為了與“九天母石”納吉

則用紅布條將心願拴上了山頭的樹枝

我只得讓神情歸位,詩意歸拢

讓虔誠和祈禱成為下一次裂變的禱告

创意与你同在

跟专业的人一起做好每一件事

站在客户角度做设计

真诚为客服服务

Advertising
Design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