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梁驰:写作技巧·浅谈自我写作技能的提升

 二维码 23785
发表时间:2022-07-29 23:21作者:梁驰来源:中华作家网

         我们对生活最是不陌生的了。之所以熟悉是因为事关自己,很多事被逼着要做,而在做的过程中又需要动脑动手解决问题,这样就在做事、解决问题方面熟能生巧起来。拿做饭说,我们起初都不会做,但生活需要不得不做,其中炒鸡蛋西红柿菜从手忙脚乱开始,未必能把它做成样子、炒出味道儿来,我们是在不断重复炒的过程中,才知道按一定程序拿捏好火候做出成品来的,一定是红黄绿颜色鲜亮好看而且味道好吃的,这其实是在做菜事情上需要掌握的技能。提升这种做事技能跟自我的兴趣爱好、学习实践和办法运用相关,所以表现做事的技术能力或者技能其实就是技巧,因此,应用在写作上的技能实际就是写作技巧。

   每人写作技能都不一样,不可能找到一个标准模式说清楚写作技巧。我们只能从自身去找到适合的写作技能,拿别人技能套着自己去写作是不成功的,即便有所成果也不会真实表现出自己的写作特点来。这里我无权说别人的写作技巧,只能就自我一路走来的写作过程,浅谈提升写作技能的一点经验。

   先说明我理解的写作。写作是使用可以驾驭的语言文字把自己熟悉的事情组合成为系统文章的工作。这种系统文章都包括哪些呢?以自我经验看,大致归纳为基础类写作、文书类写作、文学类写作和学术类写作等,这些成体系单篇的文字或者集成著作的文字都是文章。基础类写作可以视为最普通类的写作,比如日常中写个便条、发个微信、学生作文等,这些生活里常见的、随时进行的、一般或普通的,因为其形式多样且体材繁杂又不够严谨、规范的写作,都可列入基础类写作范围。文书类写作是脱离生活场所进入到工作环境,需要结合工作情况经常进行的文种写作,包括规划计划方案、规章制度、文件等。文学类写作要比文书类写作浩繁生动得多,它是一种艺术表现方式,驾驭的文字更需要集中表现主题、刻画人物、描述场景、完整叙事、形散而神不散表述事情、以抑扬顿挫语言表情达意等。学术类写作要更高级,到这个层面上的写作当是系统理论集合的文章,因而可能形成为自然科学或者社会科学的著作。显然,不论是大众在进行的普通类写作,还是文书类、文学类或者著作类写作,每人其实都是在进行文字工作,也都具有特定的创作意义,只是随着写作复杂程度升高而使得参与写作的人逐渐减少罢了。值得敬仰的当是致力于著作类写作的人,他们是真正的写作精英,在这方面有着超强的技能。

   然后当重点多说写作技能的提升经验。我个人观点,作者提升写作技能应当是结合不可分的条件努力才行,那就是具备自身写作综合素质的同时,还要具有自我的一套写作方法。不妨从这两方面,就写作技能的提升说开去。


一、写作应具备相当的自我综合素质


凡是有所追求的作者,对自己作品都想着要出精品,哪怕最简单的临时写一张字条,也不会失去写作的水准,更何况写文章或者大部头著作都是为了面世给别人读的,那就更需要体现出自己的包括综合素质和方法在内的技能。这里放下写作方法不提,先着重谈作者个人综合素质对提升写作技能的重要性。那么,作者综合写作技能的培养应从哪些方面进行呢?如果想使自己作品达到相当高的某种水平,不得不从兴趣爱好、勤学善思、打造风格等方面,去养成自我综合素质。我把这看作是作者形成作品的基本功。这里所说的作品就是作者的各方面系统性文章以及著作。为了减少篇幅长度,在这里以散文及诗篇来说明写作基础需要在综合素质能力上进行培养的问题。


兴趣爱好是写作的前提


我感觉在条件相当的情况下,去做包括写作在内的事情,很多时候都由个人的兴趣爱好选择决定。人生经历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满足自身的兴趣爱好,并由此去选择决定一生想做的事情。当然现实中的自我愿望只是一种理想,一生的事情未必能与自己兴趣爱好的选择决定相契合,这或就是现实的人生。为什么强调相当条件呢?如果说写作,那么作者有条件选择决定自己兴趣爱好写作时,他所倾注的积极性是无限的,但是有些困难的人根本没有条件去认字读书,他们即便兴趣爱好于写作或者针对于文学创作,恐怕有理想也很难实现;有的人有条件认字读书,也有兴趣爱好写作,但却因为错位安排而使得自己从事的毕生工作都跟写作无关;也有人虽然因为从事的工作在影响着他们写作的兴趣爱好,但可贵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反而坚持捡拾起来写,或在文学方面写出不少散文、诗歌等作品……不逐一而提了,可见兴趣爱好是作者写作进行与否的前提条件,也是作者综合素质形成的前提条件之一。

怎么这么说呢?这需要看人在社会中所受文化的影响与自身的情绪、情感、思想乃至精神等构成灵魂的关系。我们生活在当下的中国社会里,处于最新时代阶段上,最普遍的条件就是人们都受到相应的文化教育,即使极少数人没有受到教育,但也因自身处在中国当下的社会文化氛围里而有所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受到精神文明的影响,他们听得懂中国语言,也因此受某种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感染而喜欢上某个作家作品,只可惜这少数人不能参与到写作中来 ,因此抛开他们不说,只说受教育人对文学作品及关联作者,是如何产生兴趣爱好的。

前几年,我去看望自己的中学八十岁的班主任老师,在他老人家客厅和卧室的显眼位置的墙上,挂有作家鲁迅先生和冰心先生的画像。像框虽小,却说明老师对名作家偏爱到心里去了,也因此看出他喜欢这些作家的作品。还有就是听老师说,他极喜欢哲理诗人泰格尔的诗,每次杵着拐棍出去遛弯走路时,都把以前写有泰戈尔诗句的小纸条装在上衣兜里,边走边回忆完整的诗篇,实在忘记了的就掏出来看一眼……我想老师以前是教英文的,正是因为这种坚持不懈的文学兴趣爱好,才改行做了某报社的记者去写出大量作品,而且还为电视台写过剧本。

转过来说自己。我之所以喜欢文学作品,并且后来产生写作兴趣是从初中时候读中国古诗词和四大名著起步的。我爱读古诗词中的唐诗、宋词,更爱读李白和杜甫的思想性强烈、具有情感和意境的诗,还有就是白居易和边塞诗人的诗了;词方面我比较喜欢读婉约词人写的触景生情的词,比如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当然最喜欢北宋李清照的牵情温婉的词……那时,我读到唐诗宋词的本子是从同学家里借来的,时间有限,读不完也得还给人家,所以有些日子熬夜读甚至到把自己最喜欢的诗词抄下来。爱好兴趣那些古诗词,多是因为被诗人、词人的燃情所感染,加之意境深邃赋予我一些忧思而得以感悟,因此印象便就深刻了,记住了些诗词句子,久而久之更有了流露自我的成句。只是,有所遗憾是我没有机会去系统学过古诗词的相关知识,无法按格律和韵味严谨写出格律诗来,加上虽然我有兴趣爱好于古诗词却并非乐意受格律韵味约束而写古诗(更不说填词了),所以至今我只能着笔写打油诗,这正应了有人说过“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来也会诌”的话了。可见兴趣爱好在我写打油诗方面有足够动力,而今即兴写得的打油诗不少,自今年初起每天平均写一首以上,加之以前写的截止今天算来已有二百四十多首了,其中在《人有趋择》中,就有得意的两句:“茶淡芳清我自品,咖浓香浊他人津。”这是我对诗中引用了人家的句子“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应和而成的,意在说明人间不论贫富、清浓,都会有人选择不同事物去产生兴趣爱好,因而也才会有应当发生的事情发生。诗歌写作也是如此。

古诗词我写不成,也敢断言此生不会留世一首真正的古诗词。但我能留下许多打油诗,而且认为打油诗本身就是一种顺口溜的诗歌。我把打油诗看成是古诗与现代诗的重要关节,形式像古诗但又是不受格律约束而只讲韵味、相对自由、介于新诗之间的诗歌。我兴趣爱好于阅读真正的古诗词,但从来不反对人们同样以兴趣爱好去研究、传承及弘扬这种属于中国文化特别瑰宝的古老诗词,但是让我去学研再写出符合于格律韵味的古诗词就实在不必要了。我感兴趣于打油诗和现代诗——新诗写作。

著名的现代诗人及其诗作品,对我写作现代诗的影响不小。中学时读得最多的现代诗是诗人贺敬之、艾青等的作品,感动于他们在革命艰难困苦的岁月和环境里,表现出来的积极向上的、鼓舞士气的乐观诗情,比如“马蹄嗒嗒” 等句,让我有如手牵战马驰骋杀敌的感觉……后来又读到了翻译来的外国文学作品,除喜欢读《勇敢者》、《安娜卡列尼娜》、《艰难时世》等译本小说外,更爱读的是翻译过来的高尔基的《海燕》、拜伦的《满三十周岁》、雪莱的《哀歌》等现代诗,这些诗人都充满着战斗精神以及通过诗作抒发出激昂情绪;当然,要说感人至深的情绪、情感、思想乃至精神等灵魂表现,当是最近几年才读到的有如徐志摩、顾城、海子等中国现代诗人的诗,自然还有台湾诗人余光中写的现代诗……每读起他们的作品来都有所感动,尤其海子的诗句最是拨动心弦的,从2016年开始读过他生平和作品之后,我才开启了真正的现代诗写作。但是,我不会像海子、顾城等诗人那样悲观厌世,更愿意爱惜生命地去用笔以诗的方式抒发情感,和以诗文为工具有如拜伦、歌德那样的去面对现实社会的丑陋和阴暗面,像战士一样地战斗。这就是我对诗歌文学作品兴趣爱好之所在,散文也是因为读过鲁迅、朱自清、冰心等名家的作品后,才对自己经历的生活有所感悟去写的,可见兴趣爱好是写作——尤其是写诗和散文的重要前提条件之一。


勤学善思是写作的基础


培养写作方面的综合素质,除了具有兴趣爱好这个必须前提条件以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基础条件就是勤于学习和善于思考。社会是人主导人事物关系的整体,可见构成社会的现实是人、事、物这三要素,人是三要素中主要要素,而人类社会实质就是人在主导,因此又进一步发现人要素的重要性。但什么才是人主导社会的根本呢?那就是人具有根本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思维意识和创造性行为构成的核心本质。正因为这个核心本质存在,才使得人得以主宰包括社会在内的世界。事实证明社会运动发展的根源动力在于人的作用推动,亦即归根到底在于由弱渐强的人的核心本质作用推进。这就表明人身上的思维意识处于不断增长的学思进程中,产生智慧进步而导致与之相融合的行为,出现不断较之前行为不同而具有了创造性行为,所以,社会人的勤学善思是本身固有的核心本质性,但这个特性要与派生的人性相关联而使优劣性发生。在此我们忽略优劣性特点不提,单独从中性角度看人的核心本质的勤学善思特点,也就是说由于人的核心本质的勤学善思,才逐渐对关联自我生存、发展和再发展这个根本利益的事物形成认知过程和结果,从而从事物的内质上解决问题以达到社会进步目的。推导来就看到了勤学善思在写作上应该形成的基础作用,这作用在某人身上产生超出众人的写作成果时,就印证了此人核心本质的高强程度,说明他已经不再是一般的作者了,而是一个真正作家了。

一个作家把勤学善思看作是写作基础,是自我具备综合素质的基本条件之一。那么勤学和善思是相辅相成的过程,不应在现实的写作中割裂开来对待,即学习是为了善思,善思又是为了更好学习,以此往复叠加持续下去就自然而然具备了这方面的条件,从而奠定出厚重的写作基础。在这基础上再去写作,怎么不能提升技能而有所成就呢?

说到学习思考方式当是多种多样的,但大体上不外乎从两个层面去当学生勤学善思。一个层面是基础学习,也就是生活学习;另一个层面是针对性学习思考,是从社会生活到书本再到生活的往复叠加深入思考的过程和结果。

所有人生从来就分秒都离不开现实生活,生下来从吃奶开始到吃五谷杂粮、到学会走路、再到学龄前教育至大学毕业,最后开始为自己被迫也好、爱好选择也好的事业奋斗终老,整个过程都不是脱离现实的那种去过虚幻神仙般的生活,最重要是自我在生活中的体验,形成对事物及其关联问题的认识,达到经验上对事物的认知程度,以及从经验上找到有利于解决自己生存、发展和再发展这个根本利益问题的方法时,属于自我人生的生活才因为能力强度达到某种程度而幸福。每人都不外乎这种生活体验累积形成的相当于自我某种经验的知识,那么作者如果把对生活的包括观察、总结、实践等知识积累,再用以指导行为而实现更美好生活的认知过程,很好的应用到自己的文章、诗篇或著作等作品中,作品也就自然会反映出作者的丰富多彩、生动具体、贴近读者感受的内涵来;反之作者对生活体验不够、认知积累不多,即便自己又兴趣爱好于写作,那写出来的也多是没有生活味道的作品;有些作品读起来就一眼能看出其中没有生活浓度,如有些诗作明显可见是词藻推砌的喊口号似的创作,根源是作者本身的生活学习积累不足。我们文学作家前辈说过,文学作品要反映最熟悉的生活,我认为这个说法是真正作家悟透了基础学习的道理,而真正兴趣爱好写作的人,向生活学习的基础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可谓活到老、学到老才是写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源泉。往往成功作品是作家顺手拈来自己经历过生活体验经精细打磨而成的,脱离生活层面的基础学习便在写作上缺乏了综合素质形成的必须条件。

随时随地向生活学习很重要,还重要的是接受别人的知识、结合自己的生活去进行体验思考,把这个过程和每个过程结果都有针对性的集中在自己兴趣爱好的写作上。我们应当承认自己百年人生的局限,不可能把人类文化积累的包罗万象的权威认识都把握到手,因此就必然选择自己兴趣爱好的知识来为自己兴趣爱好的事情服务,对自然科学有兴趣爱好,就自然选择兴趣爱好的自然学科,集中精力把握相关事物的本性,然后应用之而形成自己研究对象本性的系统理论学说,对于热衷于写作甚至热衷于文学创作的人当然帮助巨大,比如鲁迅先生是先学医尔后从文的,可见他文章内涵的深度;对社会科学有兴趣爱好,就自然选择兴趣爱好的社会学科,一样在精力上通过了解前人形成的对社会认知,找到还存在积累方面或者认识程度方面的不足,关键在于形成自己认知社会本性的系统理论学说观点,从中汲取别人的认知是重要的,没有必要因为怀疑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形成的认知而去重复哥伦布探索新大陆的行为,因为那是不现实和不必要的方法,所以,我们尽可以踩在给予提供方便的权威学识或哲学等方面的巨人的肩膀上去,认真借助他们的知识来思考形成自我的对社会事物认知程度的系统理论学说,然后应用到自己文学写作中去,这样就会使自己的作品达到深度……以此往复叠加下来,就逐渐使自我在任何的社会化过程中,达到见解成熟而且独特的与从前的自己有了脱胎换骨的不同。

因此一个成熟作家是以勤学善思来奠定写作基础的,这种必备的基本条件在作家身上越充分,其所创作的作品就必然越有品位。作品品位是指内涵丰富、语言生动、意境深远和包括情绪、情感、思想乃至精神在内的灵魂鲜明。


打造风格使写作技能提升


当写作的前提和基础的条件具备时,也就形成了自我综合素质的某种程度修养。之后对于兴趣爱好的写作,如果希望产生某种高品位程度作品,别无途径可选择,唯有刻意打造适合自我特点的写作风格,才算走对了路。

既然写作前提和基础的条件在作者身上已经具备了,那就不应该让这种已然形成并且逐渐固化的综合素质还存在缺失。没有明确方向去使作品产生光辉就是纯粹意义上的缺失,而这种写作上的方向就是作者写作风格定位。应该说写作风格是跟自身个性关联着的,这正如人们常说的“文如其人”那样的有别于他人作品的鲜明特点。我认为作品风格是格调与牵挂的统一品位表现,也就是作者所产生的作品在于他的综合素质,通过作品反映出特有的品位特点,恰恰由于格调和牵挂所形成的全部内涵的变化,而使得作品有着千差万别,但这种变化又要集中通过品位特点反映出程度高低结果。这是作者风格使作品于所在时代的价值地位以及所具有历史价值地位的表现。

我自认为作品的风格必须要有格调定位。所谓格调就是指作品的格局和基调。格局主要指的是作品形成过程的情绪、情感、思想乃至精神等构成灵魂所容许的高度,看格局定位到达什么程度,一般越高就越表明作品有高度而能给读者感到作品品位存在,否则过低就使作品有“无魂”感。基调是指作品的基本调子,那就是以某种心态去影响作品的基本语调,去选择低调或者平调、高调,总之,以恰当的基调配合灵魂程度发挥而形成的作品就更具感染力。

任何兴趣爱好于写作的人,最终目的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达到某种高品位程度。恰是在有前提和基础的综合素质条件下,通过打造风格才能进一步提升写作技能。这样具备前提、基础和风格而打磨出来的作品,会有时代和未来的生命价值,那些图一时吹捧出来的、没有在前提基础上面,通过日臻的风格升华出来的作品,必然短命!

在写作上,作者在兴趣爱好前提和勤学善思基础及风格打造方面,形成综合素质修养升华的写作技能,是互为铺垫递进的。选择文学作品中的诗歌说明这方面理论更便捷些。拿我最近写的现代诗《那树是我》来说吧,共七行的短诗是:“谁能数清楚生命的森林/挺值着的和弯曲着的都要活着//喜欢灰喜鹊在我枝丫上筑巢/仰慕伟大的母爱,也仰望/ 那些弱小生命的坚强//情愿托举翠鸟在头顶的上方/任由它对它的生活,放声歌唱 ”。首先,这是因为我对写现代诗有着兴趣爱好,才写出了几百首如此风格的诗,可见兴趣爱好是写作的前提。其次,诗中具有生活学习的基础,每天都对身边树木有所接触,晨醒拉开窗帘就能听见树梢上的鸟叫和见到它们巢穴,而且之前也去西双版纳森林旅游过,对森林以及眼前的杨树、槐树、酸枣树等实在太熟悉了,而对附着在树上的鸟儿们也熟悉,所以才有了从森林说开去,引出一段对和谐共生环境的感悟故事来,这就是在生活、学习、思考的基础上产生的诗作。其三,重要是作品表现出来的风格,看格调,是以自己为一棵树构成和谐环境中的分子去为鸟儿们服务的,并且仰望它们的伟大和坚强的品质,以最平和心态看待鸟们的生活为基调,可见诗中有对生活和环境热爱程度的格局表现;看牵挂,是从对包括树木、鸟儿等这些事物的理解延伸去看社会的,从而想到当前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代下的社会很复杂,所以有了主动对社会的高广深认知,并把和谐共生的希望寄托于其中……至于其他表现风格特点也有,比如我写诗从来不喜欢在内容中点透题目,对怕读者不明白的写法很忌讳;我也不喜欢把诗写成喊口号似的空洞,更不喜欢堆砌词藻让人读时有不真实感……总之这样的现代诗作品,在说明写作上的综合素质对其优劣结果产生着极为重要的影响。


二、写作需要适合于自己的恰当方法


这里简单说明一些写作方法。在写作技能提升过程中,磨练和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极为重要,但仅仅依靠这方面还不够,还有另一个方面也相对重要,就是找到适合于自己的写作方法。当然因为个人自我内质不同,所思想和所作为均不同,自然在写作方法的选择和应用上不尽相同。所说的写作方法,其实就是作者在写作方面养成的习惯自然的办法,其中不乏诀窍。

应该说写作不是作者一蹴而就之事,除前面说到的兴趣爱好、勤学善思和打造风格等条件均具备以外,找到自我写作的办法,对于作者作品的品位效率产生有利。我们可以先看普遍意义上的办法,然后再看其中还有什么关键办法——决窍需要把握。

我以为写作上的普遍办法就是不断积累、重视构思、反复苦练。积累就是在日常沉淀一切有利于写作素材,为自己的文章、诗篇、著作等作品做基础材料准备,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其实,作品大都需要做好“磨刀”这个身外功的,之前所说的生活、学习、思考都在做写作方面“身外功”的积累,这里就不再重复了,倒很想介绍一点自己在这方面积累的经验。我有利用休闲时间向自然学习的习惯,比如黄昏前要出去遛大弯,那么有时会走大街、串小巷、去公园等,总之需要散步一到两小时的路程。那么走大街时,专注的对象就是建筑、车辆和人等事物了;走小巷时,主要看胡同里的风土人情及其中蕴含的文化背景;公园漫步时,关注的是树木之类的植被……这都是自然为我提供的最好观察学习机会。单说在公园,由于植被上有挂牌 ,这样可以对应着记下植物名字和基本样子,如果对某种花草树木想深入了解就打开手机查询,久之印记会在脑子里留下,可在写作需要时调出来使用。我还有收集资料习惯,不论是读书、读报或者读网络文章,都注重分类作要点记录甚至是长篇文章摘抄,比如关于社会知识范畴的表象元素的分类记录,就有关于国家战略、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民生等录得十多本笔记,其中所录数据和重要观点,对自我的文学作品和重要著作很有帮助,顺手就可以查来使用。还有是我存有不少的关于社会科学书籍,从上中学时连课本一起积攒下来一些,后来又买了许多,当然都因为没有完整时间读而堆在身边或窗台上、书柜里了,好在写作需要时能及时翻看,而且只要精神集中到书的内容里去读还会作注。以上这些积累对我来说是写作的最有效办法,坚持至今。

在写作上再一个普遍办法就是对想写的主题文章等作品比较重视构思,这对于大部头著作尤为重要,文学作品中的长篇小说想必更加重视构思法了。构思是按照预写作品的篇幅长短、繁简程度而确定的基本写法。一般长文或诗篇都会把构思打稿落在纸上,著作的构思更要做到仔细和花费时间,比如进行的《社会核心本质论》著作构思,就用了我半年多时长才做完,其中包括用序文来表达著作的立意,用目录来表明全书的篇、章、节等基本内容,用平缓语气的基本定调来表达等;当然写长文也会用较长时间构思(如此文),但一般不会超过一天;短文和诗篇也是要构思落在文字上的,大概十到二十分钟时间;但一般小诗就没有必要用文字构思了,灵感突降时根本就不用构思,尽管让词句在脑子里出现,然后整理成文字诗,所以有时写短诗特别快,十行内短诗用时不过十分钟。这就是构思写作法的妙处,它限制思想信马由缰地乱跑着写,还能从丰富积累中顺手捏出想要表现主题的材料,从而写成品位的作品。

反复苦练是指在立意、结构、选材等构思基础上,组织文字对不同主题予以重复叠加成文的练习办法。所谓成文就是指文章、诗歌或者著作单元等的文字作品。成文作品,目的是为了让别人从组合文字里看明白意思,不管文字最初多幼稚,但也必定表达着意思,尔后逐渐成熟的文意简单或复杂则都由作者驾轻就熟了,往往文字不那么直白去表达文意才是个高水准的作者,读者更愿意通过文章去揣摩作者作品的本意,他们犹如品茗或者品酒,不似喝白开水那样的毫无滋味感觉。为达此程度就需要不断确定文章主题进行磨练到熟悉,常言说“熟能生巧”就是这个道理。确定主题的反复苦练写文,最好办法是坚持写日记,篇幅长短由自己根据时间允许而定,但忌讳流水账似的事情记录。我自2016年初起就特意确定主题坚持写日记,至今每本近300页的笔记本就写了十几本,其中每篇文字都是按照构思方式、围绕主题中心去写的,有些文章在青年作家网、当代文艺公众平台、中国诗歌报公众号等上面发布了。这是以日记方式反复苦练而出作品的结果。

我所说的是适应于自我写作的三种基本办法,它们相互叠加融合而且互为基础、反复递进。于写作长途而言,是没有捷径、省力可以达到作品品位目的的,只有在勤奋吃苦、努力扎实的基础及正确的方法上,去加以不断磨练才能做到熟能生巧地提升自我写作技能。

当然,除了这三个最基本的写作方法外,还有一些写作诀窍,主要归结三点:一是灵感诀窍 。这是真正厚实作者的高品位、高效作品产生的能力体现,但凡一个综合素质和普遍技能积累到位的作者都会在这个厚实基础上,自然产生出写作灵感,并且由灵感牵引着不由自主地把闪现思想记录下来,然后根据闪光思想去发挥成为文章或者诗篇,我的诗多出于灵感作用而为作品。据说长篇小说《呼啸山庄》的英国女作家艾米莉.勃朗特,就是一个勤奋的灵感捕捉者,她做着繁重家务同时,脑子里一旦涌现出闪光思想,很快用准备好的纸笔记录下来。我感觉这就是个很好的快速写作决窍,因为我每天早晨在淋浴或者做饭时 ,脑里也时常会冒出相关哲理句子或文章主题思想。二是启发决窍。这不难理解,我们生活中往往为外界事物所启发,过脑子之后提炼出来道理了,就有冲动把这自觉悟得的道理写成文字或诗篇、文章等作品,看书本文章、网络文章等见到别人的精彩句子或者观点,都可以被启发出有自己新的观点或者思想来,比如前边提到过的打油诗就是。三是规划决窍。这是个目标法则,就是说一个作者在自我综合素质具备的基础条件上,要走的写作道路很多,但须选择对适合自己的目标方向而去,才能做到事半功倍去写作,在大规划下去用阶段性计划完成它,最终才可能成为大作家。于我而言,除了这三点决窍以外,还有个重要决窍就是习惯了对所触及的事物,凭自己的认知去下尽可能接近事物本性的定义。


总体来说,致力于写作的人要提升写作技能——技巧,大概需要从这些方面去努力。这些还只是结合自我的写作经历浮浅于提升技能的层面上说的。我不敢说以上提升写作技能的观点正确,但确信只要自己有兴趣爱好于写作,就会永远以行动去践行观点,争取写出具有生命价值的作品来。


                            微信图片_20220729224758.png


【作者简介】:梁驰,笔名村琛,广西贵港长岭人。曾就读且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行政管理专业、从业国企。现致力于社会本性理论探索和诗歌及散文等文学创作。

本文由署名作者创作完成并文责自负,网站不承担因版权问题引起的法律纠纷,仅提供信息存储和互联网内容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文章观点、立场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立场,不代表中华作家网的观点、立场。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