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鱼小玄:月溪镇

 二维码 13
发表时间:2022-11-19 12:13作者:鱼小玄来源:《诗刊》

《梨雨绵绵》


下了数日梨雨,天地又清又明

春雾浮晃在春江,涂过新漆的渔船

窄窄船身,摇过半峡才出湾

“梨花哎……在哪儿哎……”

“梨花哎……开慢些哎……”

艾叶簇簇,村中阿婆端出旧瓦钵

熟米粉过筛,青青艾团子甜豆沙馅

老梨树扶着腰,颤巍巍抖落梨瓣

村巷积雨,她弄湿了布鞋

梨酒清清冽冽,她想起那年见他

他斗笠挡雨,撑篙唱着歌子

那歌声,多么遥遥绵绵

峡中只听得雨落、溪淌、禽鸣

怯怯梨花,花枝勾抱着春山

《开满葛花的小镇》


葛花,弯镰,夏莺数群

药人背了布袱,一片岩峰拦了

他的攀路。野葛在地,花簇浅紫

我在圩市买背篓,上了年纪的茶客

围住一张茶桌。土陶壶吐出水汽

茶水浓酽,炭灰积了沉厚

把脉时,周身辛凉,几味药

那苦药中,且甘且美

是葛根,洗了新泥

我,葛花的山坡,山下小镇

染遍浅紫。有人旧疾难愈,将日历

“哗哗哗”……翻得飞快作响

《月溪镇》


满月时分,溪水抬起镇子

小镇浮在水上。同时浮在水上的

灰瓦、白墙、芭蕉叶,邻家的竹匾

我在码头等他。青石的码头

被月色拍打,我说:不敢过不敢过

他蹚过溪水,一把横抱起我

供菩萨的阿婆,在小镇一隅

清理旧香炉,香灰积得又满又实

我在他怀里,双手挂住他脖颈

他怀抱我穿过一坡桐花,桐花洁白

那一刻是春末,也可能是夏初

月色长淌,溪水长流,桐花在落

仿佛落在,我将白发的时候

《小镇晨事》


天色,是一坛澄澈的香醋

汤包馆的小伙计,抬起竹蒸笼

晨雾扑出,小镇子醒了过来

我从他的梦中翻了身子

继续睡着。继续睡的,还有枕上的

青瓦、薄霜、窄巷、瘦海棠

哗……桨声重重

新漆的乌篷船,摇船人赶路

去往大河,河面为雾气所封

我在他手心写字,写一撇

写几点,写折勾,再写一横

再写几笔,雾气未散,雾中走过

一个挑担豆腐的人,那人吆喝

叫卖声声,又柔暖又软和

《晚雾之湖》

摇桨的渔人,迷途入了晚雾

晚雾从山湾,悄声,涌进湖泊——

“淅……哗……”灰鹳探身在湖边

那时候,我的裙角缀了湖浪

我倚在,他的臂弯,他说我眼中

雾霭茫茫。有山青色,更有天青色

在雾中,他捧起我的脸颊

在雾中,他抱走这片湖泊

山中的斫柴人,敲击一根栗木

野栗子纷繁下落。神明不言不语

用月色如丝茧,缚住了我们

正熟的稻禾,弯垂腰身,种稻人

摩挲着稻壳时,一只小泥蟹

从湖中爬出,钳住了什么



本文由署名作者创作完成并文责自负,网站不承担因版权问题引起的法律纠纷,仅提供信息存储和互联网内容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文章观点、立场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立场,不代表中华作家网的观点、立场。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