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春风十里醉怀柔

 二维码 430
发表时间:2023-05-06 16:07作者:徐金芳来源:中国文化报

阳春三月,怀柔的春悄然而至,粉色桃花、白色梨花、黄色迎春、紫色藤萝、红色杜鹃,开遍山岗、沟谷、湖畔和寺院……



到长城欣赏怀柔的春天。

塞北春光,分外妖娆。沿着仿生栏杆的台阶一级级登上慕田峪长城,沿途是渐绿的山树、渐开的山花、渐浓的春色。站在长城上,放眼望去,每一座山头、每一个山谷,一点点,一抹抹,一丛丛,一片花的海洋,白的、粉的、绿的、黄的,山杏儿、山桃儿、银翘等满坡满岗地开,春天已拉开美妙的幕布……

这是一段明长城,青色的墁砖,蜿蜒的城墙,曲折的垛口,一座座敌楼、一架架炮台,充满历史和故事。《同治十二年迁安县志》载:“明初,徐中山(徐达)筑边城墙,自山海关西抵慕田峪,一千七百余里,边防可云密矣。”大明时代的军事要冲,三楼矗立的“正关台”,陡峭险峻的“鹰飞倒仰”,遥想明朝大将徐达建筑慕田峪关、抗倭名将戚继光率军整修慕田峪长城,那战火、狼烟都已远去,故事从脚下的每一方青砖、每一段城墙中,从浩瀚的历史中走来。

还有长城戏水的黄花城、林壑幽然的响水湖,以及将青山秀水、古长城集于一体的青龙峡,独有长城夹扁楼的九谷口。那里的长城山花烂漫,让人在春花里嗅到历史的芬芳,在绿野里重读文化的沉淀。



在山寺品味怀柔的春天。

千年古刹红螺寺,宛若一位历经沧桑的智者,坐落在春天的静谧里,坐落在历史与现实之间……红墙斑驳青瓦参差,寺院里一季季花开,一季季叶落,仿佛有半世的浮华与哀愁。时光荏苒,历史钩沉,文化沧桑。

两棵雌雄银杏树,千余年来默默伫立在大雄宝殿两旁。苍劲的虬枝映衬着绛红的庙宇,青碧的树叶拂拭着温婉的窗格。转角的一树花,灿烂地绽放,仪貌葳蕤,凌乱了游人的脚步,纷纷凝望这一枝新绿于春的倾情相许。宛若去年今日,此山门中,看花,看人,看春光,时间仿佛轮回。如此相似,又那么不同,一朵春花,惊艳了谁的时光?

大殿后院,两株侧柏之上,800年松藤缠绕相生。及至春酣,淡紫的藤萝花隆重登场,一串串垂下来,一波波荡开去,浓烈火热,又清爽淡雅,奢靡而简约,如一片紫色的祥云悬浮在殿宇之间,浓郁的花香飘满寺院。正是“微风夜听金锒铛,诸天卫法藤萝旁”。

此外,还有口头村的圣泉寺、甘涧峪村的朝阳寺,一处山高适宜登临,一处谷深适宜漫步,感受佛国春天的艳丽与静谧。



在湖面感受怀柔的春天。

雁栖湖,因大雁聚集栖息而得名,2014年APEC峰会更使它闻名遐迩。满园桃花、樱花、迎春花迎风招展,环湖步道绿树成荫,游人徜徉嬉戏。

游乐场转起来的,跑起来的,跳起来的,弹起来的,晃起来的,都在这碧蓝的水滨和绚烂的春意里,尽情施展着游戏的魔力,让人流连忘返。

无论是大龙舟还是小鸭船,岸上静止的万般景象,到了船上,就都动感起来;岸上清晰的繁花林木,到了船上,就都朦胧起来;岸上规整的亭台楼阁,到了船上,就都灵动起来;岸上神清气爽的心,到了船上,就都微醺起来……

就要带着这样一种微醺的情怀。船在游弋,春天的时光,就在这水波潋滟里大把大把地挥霍。看湖堤上环绕的翠柳,翠柳下曲折的围栏,围栏外穿梭的游人。半岛上几株早开的山桃花,探出朵朵笑靥,清新娇媚。

湖之南岸日出东方酒店在湖面上的倒影,湖之西岸会议中心“汉唐飞扬”水榭楼台的凌波运势,以及远处玲珑的雁栖塔,近处别致典雅的栖湖饭店,把雁栖湖环绕勾勒出一幅山水和建筑交融的春韵画卷。

同样,走在青龙峡的龙峡湖上、黄花城的灏明湖上,会感受水上春色的不同韵味。



去沟谷寻访怀柔的春天。

怀柔的地貌是一个绝美的传奇,山高、水多、沟谷深。怀柔已开启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模式。怀柔多山,明代大学士谢迁曾说:“怀柔为邑,崇岗叠嶂,绵亘千里。”京北著名的黑坨山、怀柔最高峰南猴顶,海拔都在千米以上。怀柔多水,汤河、白河、天河、琉璃河、怀沙河、怀九河等多条河流贯穿境内。

大山大河润养了怀柔。在每一条纵深的沟谷里,都蕴藏着丰富的物产、民风民俗;在每一条奔腾的河流上,都承载着繁衍生息、勤劳智慧。“满韵清风醉游人”的汤河川、“把酒临风品虹鳟”的不夜谷、“梨花绽放千层雪”的怀北镇、“杏花飞白灯笼红”的九渡河、“幽谷鹂歌天河美”的宝山镇,“生态福地白河湾”的琉璃庙、“栗子飘香民俗浓”的夜渤海。

春天,沿着沟谷进山,踏青、赏花、品民俗,感官与味蕾都会有惊喜。雁栖不夜谷内,鳞次栉比的旅游村和美食点,是虹鳟鱼和春天的美食勾兑。夜渤海的栗花沟内,在村边林下,度过悠闲的午后时光。山坡上栗树蓬勃地发芽,水塘里荷花探出半圆的小叶。溪边垂钓的倒影、树下摇晃的吊床、沐浴阳光的老人、蹒跚学步的孩子,都为春天增添着色彩。喇叭沟门和长哨营,这两个北京唯一的满建制乡里,穿靴戴帽的明清建筑村落、制作传统的满族特色饮食吸引着游人的脚步。



在村庄触摸怀柔的春天。

美丽的村庄民风淳朴,生活怡然。将疲惫的身心放逐在村落里、乡野间、小溪旁,尽情呼吸新鲜的空气。

西水峪,曲折的石板路通向杏花怒放的水长城。临街的每一所院落,杏树正在开花,核桃树正在冒芽。院子里的主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有烤鱼、菜团子、贴饼子,游完水长城就家来。

官地的春天、神堂峪的春天、庄户的春天,逐渐热闹起来。单大姐、常大妈等民俗接待户,就如乡间的亲戚,热情地迎接着游客,备好了苦菜、荠菜、春韭等春菜野菜,正是“咬春”的时节。

八宝堂的白河边,七旬老者在地里春种。“一棵老树半枝花,一头毛驴拉犁耙。茅檐屋下泥巴墙,谁家爷娘种庄稼。”熟悉的田埂、齐整的菜畦,一棵棵芽苗正在钻出泥土。枝条编成的篱笆墙,石块铺设的田间小路,田园生活的浓郁气息扑面而来。

来到宝山深处西银沟村好友鱼儿的家,石头铺砌的街巷,石头堆砌的院墙,石头磊砌的台阶,低矮的房屋、街门,高大的杏树、梨树,华盖般庇护着山村小院。房前屋后的花树茂盛地绽放,那一枝杏树花满枝地在墙头摇曳,满脸皱纹的慈祥大婶站在村头翘首,盼望儿女从山外归来。

醉人的春风里,是绿水青山的怀柔。


文章分类: 优美散文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