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华霖:有母亲的地方就有春光

 二维码 221
发表时间:2023-06-02 00:32作者:华霖来源:中华作家网
图片

  母亲不会讲普通话,也不识字,她要独自出远门,我们是非常不放心的,担心她万一迷路,找不到家。在惠州生活的十年中,都是父亲陪她,做她的向导,带她到各个公园游玩。每次我说要陪他们,父亲总会说,你忙你的,妈妈有我陪伴,你放心做好你的工作。

  前年父亲重病离世,母亲便失去了在这座城市的向导。母亲极度悲伤,身体出现各种不适,她觉得不久后她也会随父亲而去。

  我们姐弟几个看着日渐消瘦的母亲,很是着急,很是心疼。我们还没从失去父亲的伤痛中走出来,可不能再失去母亲啊!

  “妈妈,您要好好的,我刚失去爸爸,我不能没有妈妈!”我拥着母亲,哭着说。

  母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我不会让你没妈妈的!”

  我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心中满是感激与心酸。

  我带母亲到医院做了体检,万幸的是母亲身体无大碍。可母亲仍觉得自己不行,一天二十四小时需要人陪伴。妹妹远在湖南,弟弟与弟媳要上班,侄子要上学,他们不在家时,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是不行的,怎么办?最后我们商量决定,弟弟弟媳上班时,就由我来陪她。如果我要工作,就让她跟我一起到工作室。全家总动员,我们轮流陪伴母亲,教她刷抖音,艾灸,接视频,陪她散步等,如此历时一年多,母亲身体大有好转,如今不仅能做一些家务活,还能到附近的市场买菜。每次我忙时,她也会学着父亲在世时的口吻说,你忙你的,做好你的工作,我自己能行。

  今年春节,一大家子合影,却不见母亲。正欲去寻她,但见她从房间出来,换上了她最喜欢的衣服,来到我们中间,伸出手跟着我们一起一会出“剪刀手”;一会比“爱心”,一会竖起大拇指,各种可爱的动作配上她那圆脸及微笑,竟没有一点违和感。我知道,母亲为了让我们高兴,正努力地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前几天弟妹休假,春光正好,我们便决定带着母亲去春游。

  从惠州市中心河南岸出发,穿过闹市,一路向北,来到位于汝湖的一个乡村,看见前方一大片月季花,就像铺在大地上的花地毯似的,成千盈万的花朵,热热闹闹地在春风中绽放。

  我们下了车,我与母亲牵手快步向花丛走去,兴奋道:“好美的花,快去拍照吧!”弟妹紧随其后,拿起手机开始拍摄。

  花丛中,几只蝴蝶在嬉戏,不时传来小鸟儿的啼叫, 我们随意在花丛中穿梭,拍照,母亲很是配合地在花丛中摆着各种可爱的动作,好像一个专业的模特儿。

  这情景实在是有趣!我想起杜甫的诗句:“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看着母亲在花丛可爱的身影,我改口笑道:“李大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美妈笑开颜。”

  忽而,母亲停下来,出神地望着这片月季,说:“这花好看,好像老家屋后山坡上的糖继芽花。”(糖继芽,我老家的方言,这种植物是金樱子,藤蔓、叶片与花朵似月季。)

  “妈妈,这是月季花。”弟妹介绍道。

  “哦,是月季花啊!会结果吗?这叶子能吃吗?”母亲问道。

  “不能吃,这只是给大家看的。”我解释道。

  “哦,不能吃,只能看。”母亲伸手抚摸着花瓣,俯身嗅了嗅,“好香,好看。”我举起手机赶紧给她拍照。

  镜头下,我仿佛看见了老家屋后山坡上的那一丛丛糖继芽。记忆中,每到谷雨前后,老家屋后山坡上的糖继芽准会如期抽出嫩芽,那一抹新绿,照亮了整个山坡,也照亮了老屋。谷雨这天,母亲准会带着我们姐弟到山坡上采摘糖继芽的嫩叶,回家用山泉水煮茶喝。她还会拿出平时省出来的花生米、黄豆粒炒香放入茶水中。

  “恰谷雨茶哒,快来恰谷雨茶。”母亲煮好茶,就会大声招呼我们。(恰,我老家的方言,吃的意思。)

  听到母亲的召唤,我们姐弟几个就会飞涌而至,有时还会带上几个小伙伴,唧唧呱呱地说笑着,端起大碗“吧嗒吧嗒”地吃起来。花生米与黄豆粒的浓香在屋里弥漫,却也盖不住糖继芽叶独有的醇香。

  “恰哒谷雨茶,饿死病毒的芽。” 母亲看着我们这些孩子,很是快活,“你们吃多点,就不会生病了。”

  我们嬉笑着说好,吃得更欢了。咬豆子的“咯嘣咯嘣”声与我们“哈哈哈”的嬉笑声合奏出一曲绝妙的春之歌。

  “种这么多花,要花很多钱吧?老家屋后山坡上那些糖继芽也快长出新叶子了吧!”母亲望着这片花海,喃喃道。

  我想,母亲该又是思乡了吧!

图片

  夜幕降临时,我们才从花丛中出来,在路旁一间圆形小木屋里吃了饭,漫步于乡间小路。月亮越过树梢,悄悄地爬上了天空,月色如水,如母亲的脸一般恬静。群星闪烁,欢畅活泼撒满天空。

  “叔叔说只有在老家才能看到这样明亮的满天星,这不对呀!瞧,这里的星星不也和家里的一样亮吗?”弟妹感慨道。

  母亲抬头遥望天空许久,没有说话,良久,她说:“不早了,得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问母亲:“妈妈,您是不是想老家了?”

  母亲答道:“老话说,有娘的地方就有家。我要说,有儿女的地方就有家。你们小的时候,我在哪里,你们的家就在哪里。现在我老了,你们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

  我默然,想起前不久母亲在抖音里看到老家与我同龄的小旭在出远门工作时,满脸愁容说道:“有家的地方没有工作,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愿父母在家安好!”

  母亲听后,对我说:“你看,小旭又要离开她的牙娘去打工了。真是没有办法哦!”(这里的牙,是我老家的方言,指父亲)想必,母亲定是不希望我们姐弟像小旭一样在工作的城市与老家来回奔波,因此努力着适应城市的生活,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

  我很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母亲,如这皎洁的明月般澄澈;如这明媚的春光般明朗;如老家屋后那片糖继芽般甘醇。有母亲的地方,就有春光。带着母亲去春游,带着的是一道春光。


作者简介
图片
图片




图片

  刘辉红,笔名,华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惠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惠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广东省惠州市小作家学会会长;《惠州小作家》主编;《冰心少年文学》特约编辑。

文章分类: 散文选刊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