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推荐网页

推荐网页

点击左侧更多精彩

焦瑞霞:阿炳故居听琴音

 二维码 3760
发表时间:2020-08-16 11:31作者:焦瑞霞来源:策兰文化传媒网

阿炳故居听琴音

文/山雨


无锡旧城区人民中路,崇安寺步行街商业区广场的一隅有一座僻静的院落,这里就是阿炳故居,也是“阿炳纪念馆”,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亲自题写馆名,并为其篆印一方,配诗一首,以寄缅怀之意。诗为《为阿炳画像》:“阿炳乃一苦命人,自幼随父入道门。酷爱琴瑟学有成,不羁观规出雷尊。人贫眼瞎流锡城,二泉卖艺为生存。日出奇曲惊现世,名垂乐史千古存。”概括了阿炳的一生的经历与艺术成就。

广场迎面是无锡市崇安区图书馆,图书馆门前铸有一座三米多高的阿炳雕像,雕像对面是一个摆在地上翻开的铜铸的厚书,书上刻着《二泉映月》曲目。

走进阿炳纪念馆院落的木门,左侧是座通云桥牌坊,相传,这座牌坊为元末明初之物,原在公花园与白水荡之间围墙中,2007年修缮阿炳故居时迁移至此。牌坊旁有一口井,这口井叫“洞虚宫古井”,为江南著名道观洞虚宫正山门前遗物。原山门前左右各有一口井,现仅存一口井圈,已有500年历史了,也是2007年修缮阿炳故居时迁移至此的。井旁靠近围墙边伫立一座孤单的小亭子,坐落于“雷尊殿”右前方。“雷尊殿旧址为原雷尊殿道馆,是一幢联排五间的大房子,基本保持原状。阿炳不仅出生于此、逝世于此,而且其传世名曲也大都创作于此。“雷尊殿”前有一排简陋的平房,最东面一间是阿炳晚年穷困潦倒、贫病交加住过的房间

参观阿炳纪念馆时,阿炳生前创作的二胡曲《二泉映月》一直伴随你参观的脚步,听着乐曲,观看阿炳生平和艺术成就展,你会不知不觉沉浸于乐曲中,为他的苦难悲伤,为他对艺术不舍不弃孜孜不倦的追求感叹,更对乐曲中凄婉、悲愤、抗争的弦外之声,别有一番深入的感受。

阿炳是一个流落街头的民间艺人,为什么被誉为“我国近代著名的民间音乐家”,成为中国民族民间音乐杰出的代表,他的代表作《二泉映月》为什么会在世界享有盛誉参观后,会解开这个谜团。阿炳,3岁丧母,8岁随父在雷尊殿当小道士,学习鼓、笛、二胡、琵琶各种乐器,12岁就能熟练地演奏各种道教音乐,以后被誉为“小天师”法名华彦钧。后因道观失火,香火败落,又因中年双目失明,为了生存,他不得不上街卖艺,人称瞎子阿炳”。他一生酷爱民族器乐,精通江南丝竹,在演奏技巧和乐曲创作方面都有根深的造诣。他在卖艺中,更多地了解百姓的苦难,也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民族音乐高手,他总是不失时机地广泛吸取民间音乐的曲调,并精益求精丰富自己的音乐创作和演奏技艺。他一生共创作和演奏了270多首民间乐曲实为可惜的是,录下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和琵琶独奏曲《龙船》《昭君出塞》《大浪淘沙》等六首乐曲,并由音乐家杨荫浏、曹安和、储师竹合编出版了《瞎子阿炳曲集》。其中《二泉映月》这个作品于20世纪50年代初由杨荫浏先生根据阿炳的演奏,录音记谱整理,灌制成唱片后很快风靡全国,成为世界名曲。《二泉映月》二胡曲不仅被我国诸多著名二胡演奏家演奏,同时还改编成多种形式的演奏乐曲,美国的费城交响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都演奏过《二泉映月》;世界音乐指挥大师日本的小泽征尔应邀担任中央乐团的首席指挥也指挥过《二泉映月》的弦乐合奏。当他在中央音乐学院专门聆听了该院女生用二胡演奏的原曲《二泉映月》,感动得热泪盈眶,说:“如果我听了这次演奏,我昨天绝对不敢指挥这个曲目,因为我并没有理解这首音乐,因此,我没有资格指挥这个曲目……这种音乐只应跪下来听。”他还说:“断肠之感这句话太合适了”。

原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吕骥这样说:“这不是一般民间音乐,也不是一般二胡作品,而是我国当代最杰出的音乐作品之一。……当你进入作品之后,马上就会感觉到作者的内心世界,远不是标题所提示的那种飘逸清淡,而是无限激情,不断起伏,真是忧患重重,不知何时才了。”

阿炳的这首二胡曲是用他饱尝人间辛酸的经历内心痛苦挣扎的情感谱写的,加以他独特的演奏技巧与艺术风格,展示了无与伦比的深邃意境。以其细腻深刻、潇洒磅礴、苍劲有力、刚柔相济、感人至深的特色,显示了中国二胡艺术的独特魅力。这个曲目曾获“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奖”。

参观罢展览,我坐到“雷尊殿”前的小亭子下,再闭目细听一遍播放的《二泉映月》二胡曲,那种感受和以往大不一样。我沉浸在乐曲当中,被那起伏跌宕的音符和拉动心弦的丝竹之音牢牢抓住,跟着乐曲进入了阿炳生活的那个苦难年代,看到他弯腰驼背手持二胡沿街卖艺的身影,听到他嘻笑怒骂、幽默辛辣的说唱。听出了这首乐曲表现的不只是凄婉悲哀的诉说,还有祈盼光明,不向命运低头的抗争。阿炳生前把持“四不穷”的准则:人穷志不穷(不怕权势);人穷嘴不穷(不吃白食);人穷名不穷(有正直的名声);人穷艺不穷(艺术上不服输)。如果不是他用生命去谱写这首乐曲,如果不是用艺术人生去诠释这部作品,是很难达到震撼人心效果的。有人把《二泉映月》与屈原的《离骚》相媲美,有人称《二泉映月》是东方的“命运交响曲”。

参观过展览,再回看阿炳的雕像,黑褐色似铜又似泥沙堆铸。阿炳头戴一顶小沿破毡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衣纹褶皱粗糙,但面部、手臂和脚踝裸露之处却粗中有细。面部带着忧郁之情,手背和手臂的肌肉和青筋凸起。他俯身低头,左手握琴柄,右手开弓拉弦,把弓弦拉到顶端,似是用全身力量,倾一生心血在演奏,具有很强的张力。他的背后是无锡崇文区图书馆,阿炳的一生以及他创作的乐曲,不就是一本千万人聆听,千万人阅读的一本厚重的书吗?从侧面看,阿炳身后的背景是一座现代高层建筑,展现了时代变迁,他沿街卖艺的年代已过去70余年了,阿炳也早不在世间,但他留下的著名乐曲,还在现代城市的广场和楼宇间环绕,在广大人民心中永久流淌。

写于20200812日

微信图片_20200816113107.png


焦瑞霞,笔名山雨,女,1954年11月生,中共党员,大学本科文化,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文学学会乡土诗人分会会员、天津市老年人大学甜园文学社会员、天津散文研究会会员

自幼爱好文学,当过兵,在企业、机关工作过。退休后参加天津市老年人大学文学研修班学习,尝试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写作,负责编辑出版了《从戎印象》《文苑方舟》《津沽往事——百姓的故事》,参与编辑了《美好乐章》《甜园文学》及天津市老年人大学《校园最美银发学子荟萃》等书刊;有文学作品和论文发表,其中有论文获文化部第三届“群星奖”铜奖、京津沪渝四省市群众文化研讨会二等奖;曾任甜园文学社社长。

文章分类: 散文
分享到: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