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推荐网页

推荐网页

点击左侧更多精彩

徐进科:《三进界首探“芳容”》

 二维码 624
发表时间:2020-08-16 12:06作者:徐进科来源:策兰文化传媒网

微信图片_20200816120617.jpg

界首是浙西南松阳县的一个村,旧时称赤溪、清溪、佳溪,位于松阳县城西北边陲,为松阳与遂昌交界,入松阳境内的第一个村,因之名界首,老百姓口语则称“界头”,过了“界头”以西即为遂昌县境。现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村、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2014年获“牵手·2014中国最美村镇”人文环境奖。

年少时随大人去过几次不算,那是去“嬉”(松阳话;意为游玩);身在异乡“致仕”后,缘于拳拳的故乡情,也因为开始怀旧,对有汁有味的故乡松阳的人文历史发生了浓厚兴趣,专程去过不下三次,都是为了探究一个久萦于心的奥秘,那就是界首村的“芳容”——如诗如画的村景村貌,更为了探究她小家碧玉般的清秀美丽——清末的界首村,缘何成为浙西南处州(今浙江丽水市)十县女子学堂开创先河的奥秘。

这个在清末人口不过500,村域面积也仅25.3平方公里不大的村庄,在乡乡村村历来都普遍耕读重教、人文历史悠久的松阳县,清末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为何会在此创办,乃至成为处州(今丽水市)女子学堂开创先河,在松阳县、丽水市教育史上有着不同凡响的地位和声誉,乃至蜚声当时整个浙西南,一个多世纪过去了,至今仍声名饮誉。

清光绪廿九年(1903),乡绅刘德怀东渡日本明治师范留学,三年后的光绪三十二年(1906),学成回国归里宣传新文化,提倡男女平等,反对妇女缠足,提倡女学,以第一个吃螃蟹的胆识,在自己世居的界首村,利用自家住屋“一亩居”(现界首村118号)并以本宗本房的田产作为办学经费,创办了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是松阳县有史以来第一所收女生的小学,也是处州破天荒最早创办的女子学校。此举比清政府颁布的《女子学堂章程》还早一年,在风气虽有稍开,但“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观念仍很顽固的清末社会,不啻是一声响雷,开通风气,引领古县松阳和处州女子入学的时代新风尚。

界首村这小家碧玉般的“芳容”一直吸引着我,“致仕”今日,终于有了时间,先后三次专程去界首村探究这个奥秘,每次都有不同的收获。

第一次是前年的春天,正是莺飞草长、春花盛开的季节。驻足村口,古雅素朴的门庭上“界首村”三个厚实俊秀的大字,出自曾任浙江省委副书记、书画颇有功力而著名的梁平波先生之手,让人好一番欣赏品味之后,村里村外走了个遍,还几次来回近看远眺,发现界首村环山靠水,山清水秀,可是用什么词准确地表述,却费尽了脑筋,正“山穷水尽”之时,脑门突然跳出“优雅秀美”四个字,思衬再三,觉得这四个字表述界首村里村外的风光和景致,比较准确。

“优雅”是说界首村里优美雅致的景致。村庄位于浙江省西南部“粮仓”松古盆地的西北端瓯江上游最大的支流松阴溪(古谓松川,又名松阳、松溪,俗称大溪)的东北岸。明、清时期为乡里制,界首属松阳县布和上乡怀德里,因此,界首又称“怀德里”。村中高大的石拱门上楣分别横书“怀德古里”、“彭城旧家”、“松川锁钥”三大匾额,寓意是说:界首古村之前名称怀德里刘氏祖先的发详地彭城郡今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界首是松古盆地米粮川的西北大门,边陲要地。且不说村里的牌坊、石拱门、宗祠、大禹宫、震东学校、古民居群等,都较完整地保留了古村落的历史格局和传统风貌,处处都显现出文风优雅的气质。值得好好走走的是村中唯一的老街,从西北至东南纵贯全村长约一华里,像是古时文仕舞动的飘带,优雅动人而又富有韵味,因为老街的石板路和两旁的古旧建筑,似乎都注满了耕读重教的文风。

前年来时,尽管春光浪漫,徜徉于此,古色古香的老街却显得清闲幽,不时轻拂而来的微风中,似乎让人仍然明显感受到村庄由古而来伴有泥土香味的耕读重教气息。村上老人告诉我,在古代,特别是在明清和民国年间,老街是人气很旺的,上通遂昌,下通浙西南重镇古市和松阳县城西屏,是松阳古时的官道、驿道,即官府文武仕宦民间百姓交通的必经之路。

以南是浙西南山区最早开发的松古盆地,以北则是瓯江水系和钱塘江水系的分水岭仙霞山脉。1938年龙(游)(水)公路建成前人们沿此驿道在界首渡过松阴溪进入遂昌县境再翻越两座山岭即可进入金衢盆地的龙游境内。有地理学者考究后认为,历史上永嘉官道的一段,也是古代衢江流域民南下开辟瓯江上游的一条通道。老街的西北端松阴溪岸畔有个曾经的小码头,如今遗迹仍很明显,这是界首村亦农亦商传统经济形态的见证。过去村中脑子活络的农商就凭借水路、依托这里南来北往,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所谓南来,主要是温州沿海的食盐、海带、紫菜等等海货,撑船溯瓯江再转向支流松阴溪上行,经县城过古市再到界首村的这个小码头卸货,在老街上的商铺由伙计或家人分装成小包,或雇挑夫或用手拉车经此通道过陆路分运到龙游、江山、兰溪、衢州甚至江西玉山、上饶等地;所谓北往,主要是山高林密的浙西南山区盛产木材,界首处于浙西南地理要冲,且在松阴溪畔便于水路“放排”,成为浙西南木材转运的重要集散地。林农砍伐木材后先经山坑水冲流至界首小码头一带,再捆扎好等松阴溪涨水顺流而下,流至瓯江下游的青田县交售当地木行。因此,界首是一个浙南海货运往浙中、浙西乃至赣东,浙西南木材销往沿海地带的水陆转运枢纽

1938年龙丽公路通车后,界首在水路物流方面重要性有所下降,但也因此又使界首成为陆路进入浙西南的一个站点,界首村得利于地处公路边的优势,脑子活络的村民抓住商机,在公路沿线办起小旅馆、小餐馆,连年的战争中,使沿公路络绎不绝撤退到浙西南的外地人得到休整,而界首却也不仅因此得到经济上的收益,更是与外地人的交往中,脑门思想得到开化

界首村是松古盆地与金衢盆地之间的交通要塞,这一地理位置使较早得到了开发也使得界首村民众较易接受外界的影响。界首村的地理和经济条件使私人和宗族办学有了较好的物质基础——这是界首村优雅的景致和在老街上徜徉睹物,我寻思探究中得到的一个重要启示。

“秀美”是说界首村四周山秀水美的风光。清澈的溪面虽比以前窄了许多,仍旧潺潺不息从过去流到现在,绿水倒映青山,泛着粼粼波光,景色依然动人,是一幅让人情不自禁赞叹的山水画。

村外田畴铺展,山峦叠翠,是满目旖旎的田野风光。万寿山、狮子岩、仙岩、朝岩山、寺坪、石镜等风景名胜,让人流连忘返。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也曾到访,赞叹不已,特别对玲珑乖巧、万景生辉的翠云山感兴趣当年,山上的圆觉寺主持不知他是皇上,但觉得此人有些来历,又摸不到底细,特别恭敬地接待,给乾隆泡上自种自制的“白龙茶”,乾隆喝了一口,精神倍增,听主持说,喝了圆觉寺的“白龙茶”,可以延年益寿,更是心旷神怡,脱口称翠云山为万寿山,自此,万寿山名相传于世。回京后,乾隆还将界首村万寿山的景观仿造添进颐和园内的万寿山中,时时玩赏。从传说再说到当下,界首人都会喜滋滋地告诉来村的客人:站在村口老公路一个特定的位置,往东看不远处万寿山的侧面,竟与一代伟人毛润之的侧影极其相像!

我上过界首人引为自豪的万寿山,在山上俯瞰界首村,村庄形状恰如一艘停泊在溪边的航船,好像随时待发乘风破浪这个奋发型的村庄形状成型于宋代明代中叶经过了大规模的改造,基本奠定了现的格局。界首村先祖这个不经意的构造,为村庄在之后的岁月,注定会有不同的凡响定下了基调。

在界首,我在溪岸上徜徉,望着一路向东而去的溪流,想像着先前奔腾的松阴溪南来北往的繁忙景象,想像着溪边界首的码头和村中官道的车水马龙,想像着当年的界首村,那些为子弟启蒙、为女子接受教育而奔波的开明乡绅,我为之思寻探究的奥秘,似乎若隐若现。

在界首,我在旖旎的田畴徜徉,满目山清水秀的田野风光,让人在心旷神怡之中,探究奥秘的思路更加清晰;在万寿山上俯瞰界首村,我的思想中突然像是飞进神奇的灵感,关于山的传说和山与伟人相像的印证,让我对我的灵感充满了自信。

在平时读书看报的不经意间,我看到题为《现代新式学校与乡村民众生活》(作者:田正平叶哲铭)的一篇文章,说及界首村之所以引领古县松阳和处州女子入学时代新风尚的自然和人文等方面的缘由,与我说界首村的“芳容”胜似小家碧玉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有学者认为,自然生态环境不是决定人类文明的唯一原因但却影响了人类文明的发展。适宜的自然生态环境孕育了人类灿烂的文明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是孕育人类文明的必要条件。

我充满自信的探究也印证了学者的以上观点,那就是——

自然风光优雅秀美的地方,就会有大自然赋予新风尚成长的天赋,当有开明乡绅带进山野之外的开明新,新的时代风尚就像春天栽下的树苗,在春风春雨中逐渐成长。很难想像在穷乡僻壤能开通新风气。在山穷水尽的闭塞之地,新风尚不会发芽,更不可能成长。

第二次专程去界首,是在去年的阳春十月。第一次去界首美其名曰探究,更多的是游山玩水,而这第二次去,则是一心为了探究清末界首村在整个处州首创女子学堂之谜。清末,界首村之所以开通风气之先实为处郡之冠”,有其客观条件,更应当有其更重要的人文因素。如果说在游玩中探究界首村的地理位置、经济基础和自然风光,得到的启发是缘于客观条件的话,那么,第二次是从界首村的人文历史中去探究,得到的启发和感悟,则是更为重要的主观原因。

据《界首文化古村村志》(2006年界首村两委会编,未刊)载:界首先人为洪姓、叶姓旧族,叶姓早年迁往它地。宋、元时期大多为洪姓人居住,村名为“洪坦”;元末明初,刘姓迁入,改村名为“界寿,张姓人从平昌(遂昌)北隅三仁迁入,渐成望族。明清年间,先后又有、陈、骆姓畲人迁入民国年间形成了刘、张大姓,而以刘为“著姓”的格局。明朝时期界寿改称界首。

据界首《刘氏宗谱》(1999年刘为绾纂,未刊)载:界首村第一大宗族始迁祖刘堡,在水路往返帮工运送海货中与界首结缘,见此地山川明秀,地广而肥,于元末明初从青田县九都迁来,开枝散叶,瓜瓞绵绵刘姓宗族不但人口最多经济实力最强文教成就也最高明清时期有举人廪生、贡生72人;之后的民国时期,有姓子弟在省城任职;新中国成立后,在全国各地任教授、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的也有20,担任县市中小学校长的也不少。

始迁祖刘堡生育伯祥、伯禄、伯贞3个儿子分为仁、智、信房。从子孙发育来看,三之间发脉太均第10代“字辈以前仁、智房人数较多,信房则几单传。从第11代“字辈开始,信房人丁日渐繁茂而仁、智发育式微,第16、第17二代无男丁而失传信房获得科举功名或者官学生员身份的子孙比其它两房要多。始迁祖刘堡的三个儿子,三子刘伯贞就是3兄弟中唯一的少好读书日浸淫于典的庠生。刘伯贞的儿子刘王睿是明景泰四年(1453)己酉科贡元天顺三年(1459)任福建泉州府知事这是刘氏宗族成员科举走上仕宦就任的最大官职,也是信房“耕读重教”乃为“书香门第的开端前述获得举人廪生、贡生资格的72人中,大多为信房子弟。

自古以来界首村崇尚耕读传家,书香浓盛,村里虽无鸿儒,却少有白丁。明清以降刘姓作为该村第一大宗族非常重视对子弟的文化教育对宗族子弟实行免费、奖掖教育。比如家长在将田产分给儿子时会单独留出一份田产用部分田租奖励子孙读书。每年过年祭祖后祠堂分发丁肉(给族内每名男丁的肉)时除每人一份外凡考中秀才、廪生、贡生、举人等功名的都递加增发以示奖励

儒家文化对界首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渗透在很多细节中。比如祭祖活动为了吸引亲戚小辈参与扫墓活动家长往往会小辈若干枚铜板以作奖赏称为赶路钱。除了扫墓祠堂祭祖也至为隆重。祠堂拥有专人管理忌辰田”,每年的重要节气都有严格的祭祀活动。冬至祭祖时族内男丁要聚齐吃祀神饭。在日常生活中讲究长幼有序、男女有别。比如村中禹王宫前的大戏台左右两边建有客廊供妇女看戏用男子看戏则站在中间的空地上。在生活态度上,界首村民崇尚节俭持家无论贫富视节俭为美德。村有一个申明亭”,每当发生民间纠纷时双方当事人就到这个亭子里申明自己所知的事实和态度村中士绅和老人则居中调解并根据村规对过错一方进行劝说或惩戒。

界首村的民间宗教文化也与中国的很多乡村一样丰富多彩。从面积和人口来看,界首不是大村落但其宗教场所非常之多其中最大、最重要的当属始建于代、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重建的禹王宫。以禹王宫为代表的民间杂神寺庙界首民众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乡民不但经常到禹王宫烧香还愿还在重要节令举办庙会在宫前大戏台演戏酬神、娱乐大众,特别是在每年正月期间,祭禹活动龙腾狮舞,鼓乐齐鸣,热闹非凡。禹王宫也是界首及周边村落最重要的民间文娱场所,还兼有临时市场和交流会的功能。

第二次来界首查阅村志研读宗谱,探究奥秘有了更多收获,也给我的思想注入了更全面的认识——

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经济条件使界首村在清末创办新式学堂有了较好的物质基础刘氏信房重视文教的传统也为清末信房字辈子弟创办新式学堂提供了思想渊源。主姓宗族村落的格局又使得刘姓宗族的办学设想能够得到其他宗族的赞助和支持从而有效减少可能纷争根基深厚的儒家文教传统为新式学堂的创办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源绵延不绝的民间宗教文化传统强化了村落共同体意识推动了与周边村庄的良性互动。对于这个20世纪初的浙西南山区小村来说现代新式学堂的创办可谓万事皆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能够担当首开风气之先的领头人。

去年的初冬时节,我第三次到界首村,循着上两次特别是第二次寻访探究的收获和认识,这次最主要的是对担当创办界首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首开风气之先领头人的探究

在老街中段的小学旧址里面,树有“崇学廊”,写有“崇学风”和“震东女子学堂的简介”,有了大致了解之后,再进村细细探究,随便问起村上的老妪还是行走的农人,刘德怀这个名字,几乎无人不知,好多还能说出子丑寅卯来,而且还带有颇为自得的神情。上了年纪的,还会告诉你,他在宗族中叫刘厚体,在界首《刘氏宗族》中是“厚”字辈,从始迁祖刘堡起是第17代孙。清末,界首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的创办者,首开风气之先领头人,就是这个一个多世纪之后在界首村仍然耳熟能详、如雷贯耳的名字!

据民国版《松阳县志》载,光绪年间,松阳知县叶昭敦相继选派了20位有志青年东渡日本留学,是浙西南山区各县中选派人数最多。这20人中近半专攻师范教育,界首村的刘姓第17代孙刘德怀就是其中一位。

德怀(1873~1930),字钟玉,族名刘厚体少时接受儒学教育后去日本留学接受新式教育,思想开明,归国后致力于新式学堂的创办可以说是一个半新半旧的人物。但是从思想基础来看他仍然深受儒学影响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他在家乡尝试恢复儒家礼仪制度,做过许多努力他也崇尚南宋著名教育家朱熹女子当教”的思想。作为教育家的朱熹,对女子教育的问题,始终给予关注,提出女子教育,主要是“世教指当世的正统思想、正统礼教,也常与门人对女子知书达理,即如何掌握知识、知礼、持节等问题进行具体的探讨。而刘德怀先生创办女子学堂,招收女子上学,施教范围远不止于此,还特别重视现代文明和理化科学知识的传导。

界首刘姓宗族中德怀是最烫”(松阳土话,意为最出色)的一位。一位周老妪告诉我,她是村中刘姓人的媳妇,是她丈夫同宗爷爷辈的族人,刚嫁进界首时听丈夫说起“我们村的厚体爷爷”,说刘德怀是一个开朗干练、乐于助人的人,脑子活络,有胆有识,勇于接受新事物,不尚空谈爱干实事。除了创办新式学堂,刘德怀还致力于村中其它社会事业改造比如剪辫放足、推广蚕桑从日本留学归来,他带回来一辆脚踏车(松阳话,即自行车),是当时全松阳县第一辆,还有好多“洋玩意”,如“洋戏(留声机)、“铁裁缝(缝纫机)等等,村大开眼界,全村都兴奋了好多天。

人的所作所为,从某种因素来说,是性格、情怀使然。刘德怀这种性格和情怀使他在面临时代变局时能较早地把握机会走在别人前面。光绪廿九年(1903赴日留学入宏文学院第十三期师范科学习,在日本留学期间参加同盟会,光绪三十二年(1906学成返乡后宣传新文化,提倡男女平等,反对妇女缠足,倡导兴学,倡办女学。得宗族和村中老人以及住寺的赞助抽拔地方寺产及殷户乐捐计常年租谷一百六十担为学产于2月间,主持创办了“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的同时,还创办了“公立震东初等小学堂”。

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主要依赖刘姓宗族内部资源最初仅为宗族内部服务。学堂的办学经费主要来自于刘氏信房中二房的田产校舍则是刘德怀名为“一亩居”的大宅院。学堂最初有教师4人,聘任其族兄、贡生刘德元(族名刘厚道)为校长其胞弟刘厚岱、族弟刘厚祚任教师都是宗族内字辈的同胞或堂兄弟。另外刘厚体的族兄刘厚和、刘厚生等人都曾担任过校董。

学堂最早招收16名女子均是刘姓宗族的女子(年幼女童以及刘姓子弟的妻子或未婚妻)入学者一律不得缠足已缠者放足,学生入学全部免费。民国初年,他将女子学校迁移到村里的刘氏宗祠南首,学堂按学生基础分别设立高等班和初等班,不识字的入初等班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入高等班。不久学堂招生规模逐渐超出了刘姓宗族的范围邻近乡村女子前来就学近者走读远者寄居界首亲友家。本村居民之年轻小女几乎无人不来此就学

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创办三年后,有校舍8间职员1人教员5人学生34人其中高等一年级5人、初等四年级6人、三年级6人、二年级6人、启蒙级11人。课程设置上光绪三十年(1904)1月13日清政府颁布《癸卯学制》中国近代由国家颁布的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推行的系统学制所规定的8门必修课程中女子学堂读经讲经课未设但增设了图画、音乐、家事3门课程。所教科目中,学生所授课程除传统“国学”外,更注重学习数理化等现代科学知识,也开设美术、音乐、刺绣、缝纫等功课,为求培养全面发展之人才,刘德怀还亲自授课,主讲英语、数学和物理。

宣统元年(1909),晚清省视学范晋曾亲来视察对此大加赞誉:“此堂凡缠足者不许入学。自开办至今首尾甫及三载不图佳溪全村已鲜缠足之幼女转移习俗煞费苦心。”“且该村仅八九十户综计入学之男女已不下六七十人风气开通实为处郡之冠”!

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首任校长刘厚道(即刘德元),也是一名标准的儒生。18岁考中秀才此后屡试不第最后以德行学问成了一名贡生。刘厚道一生以教书为业先教村塾后任教于当地各书院。随着新式教育机构的出现他先负责“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的校务民国后又曾到松阳县最早的新式小学———毓秀小学任教。刘厚道以其儒家道德和学问广为众人敬仰为松阳、遂昌等县的一个“知名良师

公立震东初等小学堂的办学经费主要由寺庙田产、村中及周边村庄大姓的祠堂田产、私人捐赠三部分构成其中刘氏宗族早年捐赠给万寿山望松寺的70280亩田产是最大一宗。另据后人回忆周边如大石、后周包、邓村等村庄,捐出田产作为办学经费。该学堂依赖上述地方公产办学专收男生学生免缴学费只需自负书簿费故冠名以公立。这所学堂的校址也选在刘氏宗祠和禹王宫南厢房这两处公共场所

省视学范晋宣统元年(1909)亲来视察时,也这所学堂的严格管理印象深刻,留下“此堂规则严肃形式整齐……,至于教授除体操一科由领班女生教授外其余皆由男教员按时走课。然管理均系尊属尚不致贻流弊”的评价

辛亥革命后,刘德怀在界首的实践和政绩也受到民国政府的肯定,为表彰其办学,特赠“意存教养”匾一块。1911年处州光复后,刘德怀任处州军政分府民政局长。民国五年(1916)任县视学,民国七年(1918)任县学务委员,为倡导松阳新学不遗余力。

末,全国掀起第一波兴学热潮,但兴办女学的也并不多见。有关史料,1906年浙江全省仅有女子小学堂24所在堂女生791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地处浙西南山区的界首,在领头人德怀和以他为主的开明重教的族人、村人大力协同之下,一年内办起了两所新式学堂可谓顺时应势。特别是界首私立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的创办,让人惊讶并为世人所惊叹!最初16名女子的入学规模虽小也是一项破天荒了不起的大事!三年办学下来学堂在破除缠足陋习、振作女子精神、开通社会、接受文明新知等等方面都是很好的示范和引领

三次专程来界首村寻访探究,每次都有不同的收获。除了对松阴溪畔小小的界首村刮目相看、心生敬意之外,特别是对世道变迁之际,对时事的认识和把握,思想上得到非常宝贵的启迪,那就是——

新旧时代的对冲和变迁之际,也正是村抑或人脱颖而出之时,所谓“时势造英雄”是也!就村落而言,除了受所处的地理位置、山川景观和经济条件这些客观因素影响外,更取决于人的主观努力,特别是思想开通人士的奋发有为;就人而言,安宁静观、消极被动还是变革观念、积极应对,是面临的重大抉择。地处浙西南山区的界首,女子学堂的创办之所以领先于处州各地,与时代相适应的新式学校教育之所以能较早萌芽、发展壮大、并对村民乃至更广阔区域民众的生活、思想观念、行为方式产生积极影响,时代新风因之而逐渐蔚然,得益于刘德怀为代表的界首刘氏宗族的积极进取之功,也是刘德怀创办界首震东女子两等小学堂的历史功绩和时代意义所在。

2020年5月30日~6月6日·金华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