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张全友:山水人家凉州词

 二维码 592
发表时间:2023-09-08 09:06作者:张全友来源:松江报

path-of-light-2027220_1920.jpg


寒沙漫漫风打边,劲草低头丘连绵,月儿空照千里酒,抬头遥望北飞雁……

绿山,绿水,早上露水还挂在草尖和枝头,那首《凉州词》的歌子就随风飘来了。

一衣带水的重庆忠县,在这里,生活着这样一些勤奋谋求生活的人。他们大都年龄在50岁以上,顶着染霜的白发,有的肩挑,有的背背,“都是些家里面吃不完的,新鲜着呢。”一个老婆婆说着,就将挑子放到了甲板上。和她一样的几位,有的是绿丢丢的鲜生菜,有的是几个丑瓜,还有的,是手工扎好的高粱头扫把。

我有个堂表弟,是忠县汝溪镇三合村的。他早些年外出打工,一次事故烙下腰腿病,不能再去远处,就给一个跑船客的帮衬,一月4000块钱,早出晚归的,倒也辛苦了点,但他愿意。水上生活,其实一样很累人,帮客,盛饭,舒缓客家情绪,有时候下雨了,路滑,还要为客家把他们的背儿担子挪到上船。

在水上做事,帮客是自然的。许多老人背上的东西,过百斤,走路摇摇摆摆。俗话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当然也包括脚下的泥泞。船泊岸边,抽出一块五六米长的过桥搭板,那些老者踌躇一步步迈向过桥板,但他们走起来的样子,看着都会让人担心。我那堂表弟上去就扶起来,有的干脆夺过来挑子,他自己挑上船去。他的腰腿病,在那个时候也显得不那么重要,确实,比起来那些六七十岁的老人,负重百十斤的瓜果蔬菜,他还是个壮实的后生啊。

船客来坐水路,为的不只是省钱,更多,还要算那顿免费早餐。你想想,全程两小时,12块钱路费,还中途免费吃一顿饭。现在的钱,光吃饭不得10块钱吗?这些船客,有时候因家事会把情绪带到船上,这个时候,就得时刻警觉他们的情绪。记得有一次,一个中年妇女,好好地吃着饭,忽然就纵身跳入滔滔江水中。好在我堂表弟水性好,十几分钟就把她拖上船板。那可是出人命的事,船会停运,山水人家和乡亲们,还怎么去赶早集啊。

重庆多雨,路上是赤色红黏土,一踩满脚泥,稍不注意,就是一个四仰八叉。可阿婆阿伯们早就习惯了雨天赶集,他们带的东西不比平时少,反而更多,为什么?他们想,这样大的下雨天,人家定然是没有其他事,待在家里不是重庆人的性格,除非去摸牌,就只有去赶赶场了。这种天气反而更是做生意的好日子。家里的花生还有好多去卖了,小猪仔也可以换钱啦……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哎呦,哎呦……

凉州词的曲调陪着他们来来去去,哪怕是踉踉跄跄地走,一个场一个场地赶,他们老了,紧赶慢赶着,还能赶多少次?

夕阳西下,他们会带着满载而归的心情,带着满脸富足的微笑,紧紧按着衣服兜里的几十块钱,从船上下去,穿过泥泞小路,融入暮色的村庄。

我那个堂表弟,一个个扶着他们离去,他也该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他的房客(媳妇)早就去外面打工了,一个孩子在读大学。他打开房门,屋里那么的清冷……这就是川渝水上人家的生活。去年某天,我路过去看他。我们喝着酒,说起来他们那地方的人,他说,川渝人性格豁达开朗,没什么特别地方,都是生活所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我的耳畔又响起来《凉州词》。水还在流,两岸还在绿草逶迤。山水人家还在不停地赶集。他们的好日子,就在那些急匆匆的赶集上。

文章分类: 优美散文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