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百年《尤利西斯》,见证两座“文学之都”不解之缘

 二维码 597
发表时间:2024-01-13 13:16作者:王峰来源:南京日报

乔伊斯式的帽子、黑色圆框眼镜,还有滑稽的胡子、好听的爱尔兰歌谣……日前,为了纪念2022年《尤利西斯》出版100周年,“布卢姆日”活动首次登陆南京,在南京“世界文学客厅”举办的读书沙龙、音乐表演等活动,将读者带进扑朔迷离的《尤利西斯》世界。因为《尤利西斯》这本“天书”,因为文学,都柏林和南京这两座世界“文学之都”有了深切、持续而别具一格的对话。

小朋友来到布卢姆日活动现场

小朋友来到布卢姆日活动现场

为虚构人物设立节日,“布卢姆日”从都柏林走向世界

爱尔兰小说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巨著《尤利西斯》一直以写法怪诞、文字难懂著称,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作为西方现代派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它深刻影响了二十世纪。布卢姆正是这部小说中的主人公,整本小说中就写了他于6月16日这一天在爱尔兰街头的游游荡荡、所遇所感和所得所失。

无论什么角度来看,历史上的1904年6月16日这一天都属于极其平凡而普通的日子,并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对于都柏林而言同样如此。但这一天,却被乔伊斯写进了《尤利西斯》,从而成为文学史上最“漫长”的一天。为了纪念乔伊斯与《尤利西斯》这部伟大的作品,每年的6月16日被定为“布卢姆日”,这是爱尔兰仅次于国庆日的重大节日,同时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为文学虚构人物设立的重大节日。

布卢姆日来到南京,让人恍然置身于都柏林街头。

布卢姆日来到南京,让人恍然置身于都柏林街头。

据业内人士介绍,乔伊斯于1941年在苏黎世去世,其所有作品早已过了版权保护期,进入公版领域。对于全世界的乔伊斯爱好者来说,这意味着,他们从此可以在公共场所朗读、表演乔伊斯作品及改编著作,而不用担心会侵权。“布卢姆日”作为一个为虚构人物设立的节日,正是在此背景之下变得越发热闹、盛大起来。爱尔兰首都都柏林每年都会举办布卢姆日庆典活动,邀请普通市民重温《尤利西斯》中人类历史上最“漫长”的一天。在这一天,甚至连续数天,都柏林市民会穿上爱德华时代的服饰走上街头,重走布卢姆游荡的线路,喝一杯吉尼斯黑啤,吃一块奶酪三明治。

如今,“布鲁姆日”又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遍布世界的“乔粉”心目中的节日。其庆祝活动更是已经超越了其诞生地,向世界许多城市扩展。在这场由一本“天书”引发的狂欢中,爱尔兰文化的魅力遍及世界各地:《尤利西斯》成为人们游览都柏林时的最好向导,小说里对布鲁姆烤羊腰子的生动描写如今已成为都柏林美食之旅的最佳广告,到林肯广场路附近买一块Sweny柠檬香皂也成为一种纪念方式……

布卢姆日成为乔伊斯迷的狂欢日

布卢姆日成为乔伊斯迷的狂欢日

两座“文都”对话,乔伊斯艺术魅力在南京绽放

今年正值《尤利西斯》出版100周年,世界各地的布卢姆日活动也是如火如荼。

据南京诗人孙冬介绍,纽约的摩根博物馆即在此期间举办“詹姆斯·乔伊斯《尤利西斯》百年”展,展览时间为期四个月,在此期间,不但有免费在线导览,还会看到与展览同名的新书,《华尔街日报》同时也会刊发相关书评。

南京作为世界“文学之都”,与《尤利西斯》有着深厚渊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重大的纪念日。这也是布卢姆日活动第一次登陆南京。由爱尔兰驻华大使馆与南京市文学之都促进会和译林出版社联合主办的这场活动,包括读书沙龙、音乐表演等形式,极大程度丰富了布卢姆日的内涵。

正如当天活动的主持聂梅所说,布卢姆日活动登陆南京,对于南京和都柏林、中国和爱尔兰的文化交流,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众所周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全球“创意城市网络”中,南京于2019年入选“文学之都”,成为中国第一个获此称号的城市。作为世界“文学之都”大家庭中的一分子,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则于2010年入选其中。因为《尤利西斯》,都柏林和南京这两个文学之都再度牵手。

埃克尔斯大街7号、斯威尼药房、戴维·伯恩酒吧……在当天举行的这场别开生面的布卢姆日体验活动中,南京热情的书友纷纷在《尤利西斯》的经典场景边留影;室内播放着由爱尔兰为纪念《尤利西斯》出版100周年特别拍摄的纪录片《<尤利西斯>百年》。

叶兆言与但汉松在对谈

叶兆言与但汉松在对谈

在活动过程中,著名作家叶兆言与南京大学英美文学专家但汉松教授以“如何读懂世界上最难读的小说”为题展开对谈,话题涉及文学、音乐、社会等乔伊斯钟爱的母题,叶兆言坦言,《尤利西斯》百无禁忌的写法对其触动很大,写作者就应该有这样敢于不断尝试的勇气;来自南京爱尔兰酒吧的掌柜携友人现身现场,演唱了两首优美的爱尔兰传统民歌;主持人聂梅谈及她在爱尔兰旅行时喝到的爱尔兰美酒;作家罗拉拉作为《尤利西斯》的第一批读者,和另外三名读者,分别用中文和英文朗读了书中的段落。

与此同时,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百年纪念版《尤利西斯》也亮相于当天的布卢姆日活动,该版本不但分为通行版和珍藏版两种,还对乔伊斯及其作品进行关联开发,附赠手绘都柏林漫游图、爱尔兰民谣黑胶CD等,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展现乔伊斯的艺术魅力。

南京爱尔兰酒吧的掌柜携友人现身现场进行演唱

南京爱尔兰酒吧的掌柜携友人现身现场进行演唱

彰显六朝烟水气,围绕《儒林外史》打造文学节日

文学作品的重要意义在于阅读和传播,《尤利西斯》作为20世纪现代主义文学的百科全书,也深深影响着众多南京作家。在“布卢姆日”登陆南京之际,他们纷纷从读者和写作者角度分享自己对《尤利西斯》的认识。

据《雨花》杂志副主编育邦介绍,乔伊斯用了15年时间完成了这部跨时代的巨著,在写作过程中使尽了自己全部的精力和聪明才智:他深入钻研都柏林的街道,敏锐地探查人们的秘密;一个标语口号都能给他以灵感,偷听来的阿谀奉承的话都被他有效地利用起来;从都柏林的朋友那里,他不厌其烦地打听自动钢琴的细节;他还会死缠难打地追问朋友们商店的名称、通向埃克尔斯大街7号的台阶有多少级。“尽管《尤利西斯》是一本充满想象力的作品,但它首先是一本严谨到极限的写实主义之作。对于都柏林精确的描述,乔伊斯以为,如果发生地震,可以依照《尤利西斯》重建这座城市。”

《尤利西斯》分为18个章节,每一章都有一个标题、一副场景、一个时间点、一门科学、一种颜色、一个象征和一种技巧。随着作者的镜头,读者先后被置身于炮塔、学校、海滩、家里、浴室、墓地、报社、小酒馆、图书馆、大街、音乐厅、又一个小酒馆、再次来到海滩、妇产医院、家里和一张大床上。

因为涉及内容庞杂,注释繁多,很多人都在《尤利西斯》面前不由望而却步。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鲁敏则在个人公号上写下对《尤利西斯》第17章的戏仿之作,这也是这部作品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章节。鲁敏认为,《尤利西斯》名头太重,导致退者众多,其实就跟跑步不要作过多准备,换上跑鞋就可出门一样,打开《尤利西斯》同样如此,别怵那许多注释,它们有的只是在告诉你,原文系法语或意绪第语,或这是当时那个酒馆的招牌菜,这是上一章里提到的信件,等等。即便是读了后面忘了前面,或者实在读不下去,都没关系。鲁敏建议此时可以放慢推进,甚至可以同期配一两部剧集看,以作节奏和心理上的自我抚慰,但不建议停下。

正如但汉松所说,乔伊斯把其实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的一天,放到荷马史诗的巨大架构中书写,从而赋予了世俗生活以银河系般巨大的审美尺度。发掘日常生活中的意义和力量,在诸多带有南京基因的名著中,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就将南京士人与市民的品格书写得淋漓尽致,写出了南京人“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的日常美学。

基于布卢姆日已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文学节日,育邦建议,如果从传播学的角度推广南京“文学之都”这一品牌的话,也许最合适的就是《儒林外史》,特别是故事发生在南京的这种场景性,是不是也可以举行相关的文学活动?

布卢姆日少不了爱尔兰美食

布卢姆日少不了爱尔兰美食

引发“南北大战”,《尤利西斯》首个中文全译本在南京诞生

《尤利西斯》之于南京,其重要意义还在于,南京是《尤利西斯》首个中文全译本的诞生地,其上卷出版时间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只相差四天,并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尤利西斯》“南北大战”。

李景端是《尤利西斯》首个中文版的首任编辑,也是译林出版社的老社长。据其回忆,为其寻找高水平译者成为第一难题。“必须有名译者才能赢得读者的信任。”为此,李景端找过王佐良等英语界一大批专家,但对方都以各种理由谢绝了。举目望去,当时似乎只有钱钟书能扛此大任,李景端记得叶君健曾风趣地说:“中国只有钱钟书能译《尤利西斯》,因为汉字不够用,钱先生能边译边造词。”可是,钱钟书却拒绝了:“八十衰翁,再来自寻烦恼讨苦吃,那就仿佛别开生面的自杀了。”

后来,李景端得知著名作家萧乾在英国研究过意识流文学,而萧乾的夫人文洁若也是一名翻译家兼文学家,经过多次上门游说,李景端成功说服了文洁若。二人达成共识,文洁若在翻译中先只要求萧乾帮助校订,再慢慢将其“拖下水”。这项合谋最后变成:约稿合同上先写“文洁若译、萧乾校”,等上了马,实际上就成了萧、文合译;交稿时间先写长一点,免得萧乾感到压力大,但上马后力争提前交稿;合同先由文洁若签字,待后再请萧乾补签。据了解,为了“把萧乾拖下水”,文洁若也是费尽了心思,最后在合同交稿日期上面连消字灵都用上了。

译林出版社推出百年纪念版《尤利西斯》

译林出版社推出百年纪念版《尤利西斯》

事实上,等到萧乾一上手后,出于对翻译的责任感,他很快就变成了一名积极的合译者:向外文所借回他捐赠的一批乔伊斯的书;积极收集有关《尤利西斯》的参考书;认真校订、修改出《尤利西斯》的第一章,先行发表以听取反应;谢绝除《尤利西斯》以外的一切约稿;着手向国内外报刊撰写《尤利西斯》的评介,等等。此外,译林出版社也多方托人、多渠道从国外弄到有关《尤利西斯》的30多种参考书,包括乔伊斯的传记、《尤利西斯词典》、都柏林地图等,“不仅帮助解决了一些翻译难题,更对译者在书中写出6000条、约10万字的注释,发挥了积极作用。”李景端说。

《尤利西斯》中文版出版后,一直以名著、名译者和名序言“三名书”被读者所推崇。除了进行翻译,萧乾还写了一篇长达2万字的序言,详细评述了乔伊斯的创作意图和本书的艺术特色。《尤利西斯》出版后是叫好又叫座,不但发行数量激增,并荣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等奖项。


文章分类: 视野
分享到:
文坛热门

文坛热门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2497779533@qq.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登记备案号: 京ICP备2022026000号-3
组织机构代码:MA7LUGGB-8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08MA7LUGGB8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