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伊朗|埃姆朗·萨罗希及其诗选

 二维码 377
发表时间:2024-01-13 16:13

微信图片_20240113161256.png


伊朗|埃姆朗·萨罗希及其诗选

埃姆朗·萨罗希(Emran Salahi),1947年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在上世纪70年代,他是“使命诗歌”诗人群的代表之一,主要诗集有:《在水中哭泣》(1974)、《雾中的列车》(1976)、《半路上的车站》(1977)、《第十七个》(1979)。在这一时期,萨罗希的诗歌以社会讽刺诗著称,关注下层民众的辛酸苦辣,对社会不公正等丑恶现象进行讽刺和抨击,比如:“死亡/从关闭的窗户向我张望/生活企图/从门口逃掉/……我长了一个可恶的瘤子/我的孩子们/都害怕我/我的熟人们/都来看望年轻的护士” (《看望》)。

该诗写一个癌症患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得不到亲人和朋友们的关爱,对人情冷漠给予了无情的嘲讽。《三个场景》是一首绝妙的政治讽刺诗:“山头上写着:某某万岁/雪落下,给山头戴上面纱/村民们欢呼:雪万岁!”该诗将统治者的一厢情愿和民众的人心向背并置,让读者一下就体会到巴列维国王的专制统治是多么不得人心。这个时期,萨罗希诗歌的特征是:苦涩的讽刺、深沉的忧伤、简洁而精确的语言。他的讽刺不是让人发笑,而是让人心情沉重,有一种悲剧感,被誉为“伊朗诗界的阿凡提”。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萨罗希的诗歌创作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了一个彷徨时期。诗人在思索,在寻觅。1992年岁末,萨罗希在读了《一千零一夜》之后,创作灵感喷涌,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创作了大量诗歌,这些诗歌当时发表在各种诗刊上,产生很大反响,后来在2001年结集出版,名为《一千零一面镜子》。诗集《一千零一面镜子》是萨罗希诗歌创作的一个巅峰,几乎每首诗歌都优美而深刻。这部诗集体现出萨罗希在诗歌创作上的重大转向,走向哲理化,蕴涵着浓厚的伊朗苏非神秘主义文化传统。

应该说,《一千零一面镜子》只是诗人诗歌创作转向的一个契机,并非诗人诗歌创作灵感的真正源泉。2000年,萨罗希编辑校注出版了《隐秘之雨———莫拉维四行诗集》,莫拉维是伊朗古代最伟大的苏非神秘主义诗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萨罗希诗歌走向哲理化的真实原因。《一千零一面镜子》是萨罗希在十多年的思索探求之后,对伊朗苏非神秘主义传统文化的自觉皈依,充满了对人的本体存在的思索,对定命的思考,以及诗人在寻道过程中的激情与茫然等,富于深刻的哲理。诗人从人的原初讲起:“这个故事讲的全是那只苹果/某天落到地上/唤醒了爱情//如果苹果没有落下/在枝桠的缝隙中/我们看不到月亮”(《苹果的故事》)。诗人认为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由此人类获得了“爱情”这种情感。“神爱”是苏非神秘主义的重要学说之一,人只有通过爱,才能觉悟到真主的存在,只有在狂热的爱中才能达到与真主(宇宙间的绝对精神)的合一。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基督教“赎罪说”的学说。

在苏非神秘主义术语中,“镜子”指滤净了杂质的心。人只有滤净心中的杂质,把心打磨得如镜子一样光亮,才能觉悟到宇宙间的绝对精神,才能映照出真主美丽的容颜:“……一千零一面镜子/转映着你的容颜//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一千零一面镜子》)。诗人把《一千零一夜》中的“夜”置换为“镜子”,真可谓画龙点睛之笔,反映了诗人从认识上的黑暗走向光明,走向对苏非神秘主义文化传统的皈依,走向对宇宙间绝对精神的皈依。

《一千零一面镜子》中的诗歌相继发表,使萨罗希在伊朗诗坛的影响与日俱增,他成为伊朗当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1994年,美国出版了萨罗希诗歌专辑《恋曲》,1999年,瑞典出版了《萨罗希诗歌选》,萨罗希应邀出席了该书的首发仪式,并在瑞典六个城市做巡回演讲和诗歌朗诵。之后,诗人又相继出版诗集《晨风吹拂》(2000)、《突然一瞥》(2000)、《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2003),进入了诗歌创作的又一个旺盛时期。可以说,是伊朗的苏非神秘主义传统文化让诗人获得了诗歌创作生命的再生。

《看望》


死亡

从关闭的窗 户向我张望

生活企图

从门口逃掉


我的灵魂即将穿过屋顶

在一个黑暗而寒冷的夜

床将会感到

     轻了一些

在我心中

在我体内有一螃蟹

           在挖掘我

我清楚知道

     我将变成一个空壳

     将会坍塌


我长了一个可恶的瘤子

我的孩子们

都害怕我

我的熟人们

     都来看望年轻的护士


                 1968年


《三个场景》


山头上写着:某某万岁


雪 落下,给山头戴上面纱


村民们欢呼:雪万岁!


           1971年



《石头和水》


我一下飞了出去

像一块石头跌落水中


淹没的危险

似一个圆圈在我头顶盘旋

我越滑 越远


水边

一只青蛙在笑


       1973年



《雨》


一个人走来给我窗户抹上泥

我就等待着雨


       1974年



《树与火焰》


树吐出火焰

我家院子发起烧来

风儿激情难耐,呼吸急喘


树孕育了果实

培养出两只石榴

两只成熟的石榴,两只硕大的石榴


石榴

露出羞涩

成了大姑娘,姑娘


1973年



《纸飞机》


孩子

用他的木制弹弓弹出

             一块石头

鸟儿的翅膀

   见证了

       引力的力量

鸟儿的血打湿了泥土

果园中鸟儿们全都瑟瑟如秋

果园中鸟儿们因弹弓

瑟瑟如秋

花 儿的柄上

倒悬着那鸟儿

花儿的柄断了

从树枝上

   鸟儿跌落

鸟儿的羽毛成了秋天的叶片

在风中


孩 子

用他的木制弹弓在果园中

建造起石头的喷泉

鸟儿在果园中不再留有一点痕迹

孩子

放起了纸飞机


     1974



《打字机》


我的手指

雨点落下

你的名字

长出新芽


   1977年



《小名》


以叶直呼树

以花直呼春

以光直呼星星

以石直呼山

以爱直呼我绽放的心

以痛直呼爱

以我的小名直呼我吧!


         1983年



《在雪的尘埃中》


我用泪水翻过岁月的一页

雪的尘埃落在各种东西上面

遗忘咀嚼着页片


火睡在柴中

火焰睡在 灯笼中

一个男人睡在一节破损车厢的长凳上

在世间的最后一站


一片小院子

有一株石榴树

在我心上


一 片小院子

有一口破败的水池

在我眼中


一片小院子

有一个孤独的女人

在我生命中


火车轮子的声 音

在铁轨上

缝纫机轱辘的声音

在棉线上


我以泪水翻过岁月

所有的季节都是冬季


           1987年


《赞美》


天空

在窗户的木框中

大海

在水池的石壁内

森林

在 果园的围墙里无法容纳


陈年的酒

打碎酒缸

溢出

从世界之唇


如此的广阔无垠

每一道赞美

都 是对你的限制


  1987年


《两道风景》


他们平静地坐着

在凳子上,背靠背,脸冲景色


在一个的眼中是大海汹涌的动

在一个的眼中是森林浓浓的静

在一个的眼中是一扇开向快乐的窗

在一个的眼中是一道向忧愁关闭的孔


从绿色的枝上

话语坠落

从一枚苹果的红色

他们看到一个世界


浓浓的静与汹涌 的动融合

视野一片混乱


  1990年



《标签与事物》


镜子

浏览着它的记忆

果 园

在葡萄串中穿越

吊灯

让小巷充满光亮


词语对行为无能为力

标签与事物

站起来对舞


      1992年



《大地之锁》


我们打开大地之锁

看见一扇小门和一把梯子

我们迈步进去

抵 达一个广阔的空间


一扇门开向一个果园

从那果园

又一扇门通向另一个果园

如此这般一个果园套一个果园

到处是 五彩缤纷的鲜花

还有果实累累的沉甸甸的树

在最后一个果园我们看见一道门关着


门后有什么我们不知道

也许是一匹白马

把 我们带到故事中的城堡

也许是一条龙,用它气息的火焰

把我们烧成灰烬

我们是该敲打门环还是该转身离去?


1992年



《这片海域》


这片海域

如何能穿越

磁石之山

正掠走我 们的船钉

分崩离析


我们怀抱一块碎木板

漂荡在寰宇之水面


         1992年


《 一千零一面镜子》


我越是逃离

却越是靠近你

我越是背过脸

却越是看见你


我是一座孤岛

处 在相思之水里

四面八方

隔绝我通向你


一千零一面镜子

转映着你的容颜


我从你开始

我在你结束


1993年



《指环上的宝石》


指环上的宝石

静静地闪耀

就如同一朵红花在雾中


在 我们取下宝石之前

一只鸟急冲而来抢走了它


现在我们追着鸟影奔波

从一方原野到另一方原野

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

从 一片果园到另一片果园


太阳已经西沉

鸟儿却不知疲倦


         1993年



《七重天》


我们坐在

坍塌的家园

和干涸的泉边


我们已吃饱喝足

以一片饥饿

和一掬焦渴


在 如此郁闷中

我们有一皮口袋

可以装下

七重天


1993年



《如果你与我们一起旅行》


如 果你与我们一起旅行

走过一条没有标志的路

你将到达祖母绿城堡

门将会被咒语打开

你将走进去

打破沉睡的符咒

唤 醒镜子

九曲回肠的长廊

百折千回的台阶

将把你带到色彩斑斓的楼阁

那时从一朵花之窗户

你将摘得星星


1993年


《苹果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全是那只苹果

某天落到地上

唤醒了爱情


如 果苹果没有落下

在枝桠的缝隙中

我们看不到月亮


1993年



《爱的荒岛》


人们把爱

用铁链捆绑在被遗弃的荒岛

又在岸边把船只全都毁掉


我穿越

百折千回的七海

吊在

生命的一块木 板上

在祈祷的微风中——

这风会将魔咒破


1993年



《我在你身旁》


我在你身旁

而你走下七重屋宇

四处将我寻找


你在我身旁

而我穿越七道丛林

四处将你寻找

1993年



《丢失》


我乘着每一道波浪

急切地奔向你

在你身旁

我失去了知觉


当 我神醒智回

却见

我已将你在遥远的某处

丢失


1993年


《大门关闭》


突然大门

在我身后关闭

我留了下来而大海

它的水一半是咸一半是甜


我驾一叶小舟,帆舒展

在渡口,风

时 而哈哈大笑

时而哇哇大哭


1993年


《我是泳者》


我是泳者

抱 着身体之木板

在黑暗之水中


我是如此恐惧

乃至将伤痛

忘记


1993年


《黑暗的洞穴》


惶惶然孤零零在黑暗中

我们掠夺死尸们的衣服

并把活着者埋进土里

为了一口水

一片面包


在 何处啊

星辰般的窗口

把我们解救出

这黑暗的洞穴


1993年


《我是一片叶》


我是一片叶,在雨中

我庇护花朵

在阳光下

我却失去知觉


1993年



《禁门》


猛地一下

你打开禁门

穿过九曲回肠的长廊

抵达一小溪

一只鹰把你掠走,带到一岛屿


一天,一张帆从地平线升起

一艘船把你带向一颗灿烂微笑的星


现在另一扇门

诱惑地开启

你走进去

却不知你已走出


1993年


《茫然》


我们不知道

如果我们穿越

我们是进入

还是走出


我们不知 道

如果我们迈步

我们是远离

还是靠近


我们站立

茫茫然

不知道该哭

还是该笑


1993年



《注定》


如果不是注定

那扇门将被开启

为何钥匙被留下


如果不是注 定我采摘水果

为何在果园中

把我独自留下


1993年



《这条路》


没有云雀的声音,也没有花

没 有树把自己的树阴

像绒毯一样铺展

没有流水

在石头心里歌唱


这条单调的路让我厌倦


1996年



《这里》


他坐在这里

这里,就在这张椅子里

桌上燃烧着

一盏蜡烛,完全如同这一盏蜡烛


一副破碎的眼镜,布满忧伤和目光

一堆诗歌

在围巾后面


窗外飘过一团浓雾

他坐在这里

这里,就在这张椅子里


2000年


《醒着》


我醒着

伴着雪伴着鹿

伴 着一叶小舟——

在岸边上打着哈欠

           2000年



《似雪》


尽管我是寒冬,除了雪一无所有

但我也是与春隔墙相依的芳邻

似雪一般我全身心都渴望着有一天

在花儿的热烈拥抱中献身


2001年

文章分类: 诗世界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