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短诗14首

 二维码 3708
发表时间:2024-01-13 16:20

微信图片_20240113162056.png


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短诗14

  作者|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

  译者|汪天艾

  

  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AlejandraPizarnik,1936-1972),出生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东欧移民家庭,有波兰血统。曾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年度诗歌奖一等奖,以及美国古根海姆和富布莱特基金会的资助。1972年,皮扎尼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吞下过量的安眠药去世,年仅36岁。皮扎尼克和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诺堪称“拉美双绝”。皮扎尼克的作品,无论是诗歌还是日记,都蕴涵着一种奇特诡秘的想象力,她的诗充满了幻觉、冒险和死亡的诱惑,其绘画作品明显具有超现实主义倾向。墨西哥诗人帕斯认为,皮扎尼克的诗歌是混合了情欲的失眠和冥想的清醒之后的词语的结晶体。

  

  “你想要的没有名字,没有名字的不存在。”

  ——1962710日,巴黎,日记摘。

  

  以下诗歌选自皮扎尼克(AlejandraPizarnik,1936-1972)于1965年出版的诗集《工作与夜晚》(Lostrabajosylasnoches),原名《幻象与静默》(Visionesysilencios)。她挚爱的兰波曾在18708月的信中写到“寄给您的诗,请在清晨的阳光里读,我正是在这样的情境中写出”,那么我也如法炮制,依照皮亚尼克彻夜写作的习惯,在马德里夜最浓的时刻译出她这些诗。说真的,这个女人和她的诗美得令人沉醉。而且连当年与她相熟的朋友,在回忆起她时,都很难把诗歌与她分开。

  

  很久没有这种激动到手都颤抖的译诗体验了,但愿这种触动能传递给读诗的你。(注:其中一些诗请自动脑补是写给一个女人的)

  

  ====

  

  在你的生日

  

  收下我这张脸,沉默的,乞讨的。

  收下我向你索取的爱。

  收下我里面所有是你的。

  

  ====

  

  通讯

  

  风吃掉我

  一部分脸和手。

  人们叫我褴褛天使。

  我等待着。

  

  ====

  

  黄昏

  

  阴影覆上目光的花瓣

  风带走叶子最后的姿态

  海远远的,加倍沉默

  夏天怜悯它的光线

  

  这里的一个愿望

  那里的一段记忆

  

  ====

  

  睁着的眼睛

  

  有人呜咽着度量

  黎明的宽广。

  有人刺穿枕头

  寻找她不可能的

  安息之地。

  

  ====

  

  伟大的词语

  

  还不是现在

  现在是永不

  

  还不是现在

  现在永远是

  永不

  

  ====

  

  黎明

  

  赤裸地梦见一个白夜。

  我已长眠动物的白天。

  风雨抹去我

  像抹去一团火,抹去一首

  写在墙上的诗。

  

  ====

  

  缺席的意义

  

  如果我敢

  看和说话

  是因为她的影子

  如此轻柔地

  和我的名字相聚

  远远地

  在雨里

  在我的记忆里

  她的脸

  在我的诗中燃烧

  美丽地散发

  一种香气

  像消失的那张深爱的脸。

  

  ====

  

  你的声音

  

  埋伏在我的写作

  你在我的诗里唱歌。

  你甜蜜声音的人质

  石化在我的记忆。

  飞鸟抓紧你的逃亡。

  空气纹上你的缺席。

  时钟和我一起跳动

  为了永不醒来。

  

  ====

  

  遗忘

  

  在夜的另一岸

  爱是可能的

  

  ——带上我——

  

  带上我和甜蜜的实体一起

  每天在你的记忆里死去

  

  ====

  

  存在

  

  你的声音

  一切都走不出

  我的视线

  它们夺走我

  把我做成一条行在石河上的船

  如果不是你的声音

  在我炽烈的静默里独自下雨

  解开我的眼睛

  请你

  一直对我

  说话

  

  ====

  

  乞讨的声音

  

  而我还敢爱

  已死的小时里光的声音,

  被遗弃的墙里时间的颜色。

  

  在我的目光里我失去所有。

  索取太远。明知没有太近。

  

  ====

  

  毁于

  

  吻,而非理智——克维多

  

  把我藏进词语的战役

  熄灭我自然身体的癫狂。

  

  ====

  

  诗歌

  

  你选择伤口的位置

  我们在那里诉说我们的沉默。

  你把我的生命做成

  这场过于纯粹的典礼。

  

  ====

  

  静默

  

  死亡总在旁边。

  我听它说。

  我只听见我。

  

  (汪天艾/译)

文章分类: 诗世界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