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胡春生:四十年的牵挂,今朝梦圆

 二维码 1018
发表时间:2024-02-18 15:18作者:作者 胡春生来源:中华作家网

pexels-photo-596934.jpeg


四十年的牵挂,今朝梦圆

胡春生

前言


这是一个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有关的情感故事,它的时间跨度长,整整四十年。2019年五月,本故事才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暂告一个段落。听了这个故事后,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想:好故事应该与读者共分享,我不能私藏。亲!你如果有兴趣,请容我细细道来。

  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人民解放军对当年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越军进行了一场有限度的自卫还击战。在这场自卫还击战中,我军参战官兵不怕牺牲,英勇善战,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沉重地教训了当年忘恩负义的越南反动当局。为祖国人民迎得了三十多年的和平与安宁,为祖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迎得了宝贵的发展机遇。在自卫还击战中,我军将士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多如牛毛,写不完道不尽。我们在网络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方面的感人故事。然而,在此我要写的却不是自卫还击战中那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而是与这场战争相关的千千万万个故事中的一个情感小故事。那就是我广西边境一户陆姓居民对我41军121师362团6连3排9班战士一万四千六百多个日夜的牵挂。


微信图片_20240218152006.png


9班幸存战士与烈士亲属的合影


(一) 战前惊魂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初,此时距大战还有三个多月。我41军121师362团6连3排9班全体战士,奉命临时驻扎在广西靖西县果乐乡交杯村大足屯一姓陆的居民陆大德家中。当年,陆家有一栋老式小吊楼,9班战士临时住在小吊楼上。一天中午,忙碌了一上午的战士们都来到小楼的阳台上休息。这小吊楼因年久失修,阳台承载力不足,瞬间垮塌了。随着一声巨响,9班战士都应声跌落。周围的人都闻声赶来了,参于了救护。可喜的是有惊无险,9班战士们除了三四个人不同程度地受了点小伤,其余均无大碍,只是虚惊了一场。

这瞬间惊魂一幕虽还算幸运,没酿成大祸。但房东陆大德心中极为不安。他想:战士们征战在即,在自家发生如此难堪的事件,到底是吉还是凶?如果是吉,那还好,皆大欢喜,相安无事。如果是凶,我难辞其咎。罪过!罪过!阿弥陀佛!他心中有一千个后悔,一万个后悔。悔不该让战士们住这种破房子。早知如此,宁愿把这种房子留给自个儿住。他心中为9班战士担惊受怕,总有一种负罪感。仅仅因为这件事,他不知默默掉了多少眼泪。他为了让9班战士消灾减难,心中时时为战士们祈福,还专程去寺院为战士们烧香祈祷。

9班战士在陆家住了三个多月,他们目睹了陆家人的仁慈与善良,和陆家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真正是军民鱼水情深。战士们与陆家人有个口头约定,征战回来,一定再相会。战士们这么一说不要紧。可痴情的陆家人却将这事耿耿于怀了。


(二) 不尽的牵挂


1979年2月17日凌晨,对越自卫还击战总攻开始了。在《再见吧妈妈》的歌声中,在震天的炮火掩护下,9班战士们所在的新编53015部队79分队与兄弟部队一起个个如猛虎下山一般杀向了越军阵地,他们英勇奋战,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战。

其间,房东陆大德天天为9班战士焚香祈祷,希望他们平安无事,凯旋归来。我军惩戒越南反动当局已达到了预期目的。3月16日,征战将士奉命已全部撤回了国内。

部队虽已全部撤回多日,但陆家人没有得到9班战士半点消息,他们个个心急如焚,人人如热锅上的蚂蚁,心不安,神不宁。为了寻找9班战士,陆家人通过多渠道打听,得知9班所在的连队已奉命换防到了另一个县。陆家人通过家庭会商量,决定由陆大德与其妹陆玉珍代表陆家人去慰问9班战士。兄妹二人带着全家人对9班战士的思念,挑着慰问品,翻山越岭步行一百余里,好不容易才到达9班驻地。此时已近黄昏。当看到曾经熟悉的面孔少了几张后,陆玉珍焦急地问:战友们,还有几位呢?大家听她这么一问,个个面色凝重,半天没一个人回答。过了好一会儿,玉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几张活生生的熟悉面孔从此再也见不到了。她悲痛万分,顿足捶胸,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差点昏了过去。在众人苦口婆心的劝慰下,她才慢慢安静下来。

晚上,兄妹二人在营地留宿。他们对经受生死之劫的幸存战士嘘寒问暖不用细说。次日清晨,他们依依不舍告别了9班战友。回到家后,兄妹把真情告诉了家人。战友蔡李荣、陈保民、孔海军三人在战场上英勇牺牲了,9班损失惨重。听到这个噩耗,全家人都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痛定之后,全家人形成了共识:不管今后多艰难,一定要和9班幸存战友长往来,常联系。每年清明节要为牺牲的烈士焚香烧纸钱,安慰烈士的在天之灵。

可是,后来9班战友因为频繁换防,无法与陆家道别,从此与陆家人失去了联系,那一别就是四十年。别后,陆大德他们一直在寻找9班战士。他们东打听西了解,日也盼夜也思。终因当年受通信条件的限制,再也没有得到9班战士的丝毫音信。就而,陆大德他们对9班战士的思念没有变,心中有说尽的想念。这漫漫思念路何时才是尽头啊?这好像是上天有意为以陆家人设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坎。这道坎陆大德最终还是没有越过。他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天,没有得到9班战士丝毫消息。其间,他每年唯一能做到的是清明节祭奠烈士。在他的带领下,陆家人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到烈士陵园凭悼。更难能可贵的是,陆家二婶行动困难了,还不听众人劝阻,硬是拄着拐杖亲临烈士陵园拜祭英烈。

2019年清明节,陆家老二陆大经在祭奠英烈时,为了表达对英雄烈士的缅怀之情,即兴吟了一首诗。现摘录于下:

对越作战英雄颂

陆大经

勇摧敌阵斩凶顽

弹雨洗身往复还

胜利从来属猛士

功垂青史寄忠肝

功垂青史寄忠肝

山野丛林血迹斑

视死如归真好汉

英雄美名永流


微信图片_20240218152117.png


陆家人清明祭英烈


(三) 临终的嘱托


房东陆大德几十年来,无时无刻不思念9班亲爱的战友。没有战友们的音信,他度日如年,饱受煎熬,日渐衰老。2017年,他带着对战友的思念,带着对战友的期盼,带着未了的心愿快要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俗话说:不到黄河心不甘。他哪里肯甘心呢?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9班战士们的下落和烈士的家属。要知道他们的生活怎样,工作如何。如有需要,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眼看自己不能如愿了,老陆希望由儿辈来接力,让儿辈来实现自己多年未了的心愿。

一天,老 陆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便把9班战士的姓名让儿辈们记录了下来。他们是班长黎锦清、副班长李仕朱、战士胡喜生(我的亲哥哥)、烈士蔡李荣、陈保民、孔海军。老陆临终叮嘱儿辈们,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也要找到他们,关心他们,把他们当亲人。并再三嘱咐,希望有朝一日儿辈找到他们之后,在家祭的时候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好让他在九泉之下有个慰藉


(四) 不负重托


陆大德去世之后,他的兄弟和儿辈们打听9班战士下落的事没有停止过。为了不负陆老的重托,兄弟和儿辈们费了不少周折。由于当时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他们漫无目标,有如大海捞针,找得着实辛苦。多方打听无果,他们也想到了登寻人启示找寻

正当陆老儿辈们准备登寻人启示之际,机会从天而降。201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四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在民间自发组织,自发开展。清明节期间,全国各地参加越战的老兵及烈士亲属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广西烈士陵园祭奠越战英烈。陆老的儿辈们想:从这些人中或许可以得到9班战士的消息吧?有这么好的平台,这么好的契机,他们岂能错过?他们马上行动,放下手中的工作,满怀希望来到了祭奠现场。

然而, 事情并非尽如人意。真是无巧不成书。 9班这些幸存的战士本想参加这样的公祭活动,但因忙于工作,忙于生计,没能如愿。烈士的亲属也由于种种原因没来祭拜。这次祭奠活动,9班战友竟然无一人前来参加。

陆老的儿辈们并未因此而放弃,他们想,前来凭吊的人每天络绎不绝,总有人知道9班战友的消息吧。于是,他们分工寻找,在清明前后这几天轮流坚守烈士陵园,打听9班战友的情况。他们遇人就问,见人就打听。在陵园里,他们迎来送往,迎来了一拨又一拨,送走了一群又一群。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事情有了眉目。他们在前来悼念的茫茫人海中碰到了当年的参战老兵黄汉洲同志,从黄汉洲那里得到了9班幸存战士的联系方式


(五) 千里聚会


陆老的儿辈们得到联系方式之后,个个兴奋不已,眼看愿望马上可以实现了。他们欢呼,他们雀跃。为了尽早见到这些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9班战士,他们逐一拨通了幸存战士及烈士亲属的电话。千里邀约,择日聚会。

2019年5月25日,这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日子。就是在这一天,陆家的男女老少与9班幸存的战士及烈士亲属代表高高兴兴地聚到了一起。就是在这一天,在祖国南疆边城~~南宁,圆了陆家几代人的相思梦。就是在这一天,还了陆大德近四十年的心愿,了却了他近四十年的牵挂,一生的牵挂。这正是:

四十年来伤别离,

相见期遥日夜思。

茫茫人海苦寻觅,

兴喜圆梦在今日。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除了激动还是激动。激动之余,我有太多的感谢。感谢陆老对人民子弟兵的爱!感谢陆老对9班战士一生的牵挂!感谢陆老兄弟全家几代人始终如一的坚持!感谢陆老带出了一群拥军模范!今天我要向陆老鞠躬!陆老,您近四十年的心愿,今天终于实现了,在九泉之下的您可以释怀了。陆老,安息吧!同时,我要代表9班战友及烈士亲属向陆家人送向最诚挚的祝福:愿陆家人平安幸福!


微信图片_20240218152556.png


陆家人与9班幸存战士及烈士亲属聚会时的合影

文章分类: 优美散文
分享到: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副标题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