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任志华散文《大亚湾》

 二维码 573

pexels-photo-556855.jpeg



大亚湾散文)

   任志华     

       

       在惠州大亚湾小住三年了。

        早就想写写大亚湾,几次动笔又放下了。

        也许是因为读过前辈大家们的作品不敢动笔吧。比如,有前辈在京城住,天天看那个日出, 不能动笔。直到20多年后,才写出《日出》;还有一位散文大家,观看了多年的西山红叶,才酿出脍炙人口的《香山红叶》。我也有一位在惠州报业集团的朋友姓谢,除了精于职业还擅长摄影,片子拍得新颖老道。据我所知,他在东江边拍晨霞日出多个年头了,我也曾给他的佳片配过打油诗赞美。“拍透一江水,揽尽千日天”。他却说刚刚拍出点儿味道。不过,也有人在承德避暑山庄后院住了一宿,就弄出了那篇《一个王朝的背影》。但也曾颇受过质疑。往远了说,那徐霞客的游记,郦道元的游记,都不会是在一个地方,呆上20年才写一篇吧。   

        咱不是土生土长的大亚湾人,也不是走马观花的旅游者。

既没有大家的功力名气,也不会啥描述手法,只是从心里感到想写写。可是要写大亚湾,除了这个题目有点大,更清楚以咱这点儿水平是写不透大亚湾的。

        这些年也看到写地域性文字的。一写GDP;二写房地产;三写名楼建筑;四是戏子纨绔的婚变嫁娶;五是商家的奇装怪名,官员的绯闻密事,百姓的无知刁蛮等。因为这些能吸引眼球,显示作者的“敏锐能力”,还可为自家媒体赚来很多的“大子”。就像那位卖了祖宗,从鬼子和西方手里换来诺贝尔奖一样。

        不信,你现在打开网络查地名,第一时间给你的资料,一定是当地的楼盘价位走势,团购优惠电商折扣,戏子名人的绯闻轶事等等……

        而文化的宗旨意义目的导向,似乎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是啊,如今是快节奏变化的大数据时代。人与人之间已经没有了秘密,天地间也没有了距离感,连宇宙也在科学调教下缩小了空间。换句俗话说,昨晚上西半球放个屁,用不到下半夜东半球及全世界都听到了。


        那么大亚湾还要不要写呢?还是要的。再不写,用不了两年,粤港澳大湾区就取代大亚湾了。当然,那肯定是件好事儿。


        初闻大亚湾是源于那个大亚湾核电站。其实,那个核电站不在大亚湾,只是借用了大亚湾的名字而已。就像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样,真正的发射地点在内蒙古大草原。酒泉,只是被迷人的借用了。但是,酒泉和大亚湾的确是真的都闻名了。

        大亚湾究竟有多大,她的地理概况如何呢?

        大亚湾,中国南海重要海湾。位于广东省东部红海湾与大鹏湾之间。大亚湾北靠海岸山脉,东、西两侧受平海半岛与大鹏半岛掩护,总面积650平方公里,黄金海岸线达52公里。海湾周围的山地丘陵由古生代和中生代的各种变质岩、紫色砂岩、凝灰岩或花岗岩构成。在东西向和北西向断裂控制下,海岸轮廊曲折多变,形成近岸水域“大湾套小湾”的隐蔽形势。主要港湾有烟囱湾、巽寮港、范和港、澳头港、小桂湾、大鹏澳。湾中岛屿众多,西北部和中部有港口列岛、中央列岛、湾口有辣甲列岛和沱泞列岛。

        大亚湾是广东省沿海最优良的海湾之一,其中湾内以大鹏澳的自然条件最好,水深不淤,是建设大型深水码头的优良港址。水产丰富,为中国水产资源繁殖保护区。


        看到了吧,大亚湾有这么多港湾、岛屿组成,要想都踏足到访,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我也只去过三、四个岛子。那是刚来惠阳,帮着当地内蒙古老乡成立“惠州内蒙古商会”,并策划主导组织实施“2017一带一路(惠州情)全球首届海上那达慕”才顺便的。

        所以,要写大亚湾的精华部分,无疑应该是黄金海岸和霞涌了。霞涌是个临海小镇,也是至今还保留完整纯朴渔家码头的渔民港湾。盛产原汁原味儿的海鲜!黄金海岸,是大亚湾最新打造的免费开放的公共浴场。她的优势已超过了深圳著名的大、小梅沙海滨景点。因为,这里除了金沙滩浴场,还有近在咫尺的虎洲岛、花洲岛、乌山头;依山傍海的礁石栈道;乌头山至小径湾的绿道,连接碧桂园十里银滩。一半海水,一半青山,走在栈道上,一边吹着温柔的海风,一边听着音乐,远望水天一色,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我曾经在一首诗里说:

“大亚湾水洗蓝天

霞涌福地涌清泉

缘来购房居海景

有钱难买黄金滩”。这就是我要写大亚湾的原因之一。不过,我说的这么热闹没有用,还是请你有机会来大亚湾看看,真的,就权当作是一回旅游吧!


        写了这么多了,有朋友就问,也没说你是咋来大亚湾的啊?我告诉你吧,第一感谢“独生子女”特色,跟着儿子周游列国,为孙女儿保驾护航呗;第二有风景的地方,一定有比风景更美的人!是不是啊………

        第三,我们能从内蒙古大草原来到南海边偶居,除了缘份,那可是跨越了一个改革的距离啊!

——任志华作于2019.6.27深圳



文章分类: 散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