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推荐网页

推荐网页

点击左侧更多精彩

醉白池散章

 二维码 4
发表时间:2020-10-17 01:38作者:醉白池
池上草堂

堂者,当也。园之有主,犹人之有心。坐北朝南,堂堂正正。
可采日光旖旎,可得月影婆娑;四时风雨,亦尽可收取。
可呼高朋,可引俊赏。一樽酒叙旧情,一杯茶论国是;彤管翰墨,素手琴瑟。
抱厦带廊,四时精舍。凌空得势,霁月光风。
清秋日,登斯堂也,有池上横卧之惬,无市声鼎沸之扰。一时暗生诗情,欲偷画意。十发遗墨,乐天名篇,瞻玩吟咏,不忍去者再而三。
乔木阴翳,菡萏余馨;气为之爽,神为之清。凭栏送目,耳边眼前,尽秋声色矣。

雪海堂

暑后露前,枝叶披覆,阴翳周庭。雪海之谓,非在目前,在推想耳。
诗者十数人,盘桓堂前。都言梅之极冷,尽在夏尾秋至,吾侪来谒,但有思齐之意,一无乘间之想。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诚哉斯言。
其屐痕遗踪,固不复见;其魂魄精神,悉在“雪海”。涵而咏之,遂得“得其意而忘其形”之旨趣,岂不快哉?
或曰,未临其境,终为憾事。不如冬春冰雪时,还来看梅?
曰:既无惧于极冷,又何惧于极热?吾来看梅,采诗耳,怀古耳,一睹雪海之色耳,一嗅雪海之馥耳。关谁鸟事?

四面厅

董文敏画事吟事及觞客雅集,多在此间。以窗代壁,风入无阻。荷光藤影,四面皆可观景,四时皆可入画,真养画养诗养人绝佳地也。
人称文敏青绿有“颜骨赵姿”之美,岂非得于日月可邀,山水可亲之风雅居?至于其玲珑宦海,进退宴如,于艺不压身之外,独擅一艺,复何可厚非?惟其养不教而得罪邑人,为患乡里,实有过也。
则所以养画养诗养人处,竟未必养心与性欤?吾不敢言。人本复杂,岂非在心与性之复杂?吾不敢言。

雕花厅

木花有二:一则天开,一则人开。
春红得天地之矜育,夏紫受雨露之滋养,应时而萌谢,择地而荣枯,千百形色,迷人眼目,天香浓淡而袭人肺腑者,谓天开木花也。诗圣有感时溅泪之句,是别有遥寄。庸人平居如吾辈,岂敢岂能作此天外想,然见花心动,亦人情之常也。
人心多窍,犹未足以慰其一也。于是勒木雕花,模拟物象,以本色为千万色,以一形化千万形,拙处不为意,巧处夺天工,纹理毕现而摄人魂魄者,谓人开木花也。但见棂上著梅,楣上生李,更梁上柱上屏上榻上,何处而不飞花耶?
窗外见天开木花,门中阅人开木花,始悟花则化也:人爱木花,惟因木花化人。人从花中来,亦复花中去。

乐天轩

古之人慕乐天之名而名其轩,是爱其人也,抑爱其名耶?虽有疑焉,而无意妄猜,恐不敬也。
余观轩也,出入内外,俯仰胜境;耽于幽篁,湎于清池;喧嚣绝于耳,缤纷弃于目,神怡心旷而不为餍足,复焉有穿故凿实之余兴?
《园治》曰,轩轩欲举,置高敞以助胜。信也。
想古之人常居于此,或闲翻缃帙,高卷画帘,或“偃仰啸歌,冥然兀坐”,或引壶自酌,眄柯怡颜。轩轩乎其外之日久,轩轩乎其内则何难?
立于间,每徒羡其轩昂之美仪,复长恨吾偃蹇之陋态。有吟于中:松其郁郁兮,竹何潇潇。

深柳读书堂

桐秋之月,暑气犹盛;深柳掩映,寒蝉时鸣。
余于读书一堂,几近走马,然匆匆间亦有一二叹焉。
一叹正学有继,浩劫余生,耕读不辍,光照门楣,不辱先人。所遗一室,梁椽固寂嘿无言,然轩轩正气,犹见余绪。
二叹先生秋霜之下,强项不阿,掷笔求死,志不可夺,真士者楷模也。惜数百年下,试求难与一分轩轾者,乃阙然无觅。
余之赧颜而过,实有愧焉。闻叙国吟者阿多尼斯有言:人之首项,牢狱是也。味之聆之,犹醍醐也,亦虎喝也。

卧树轩

人喜卧树者众,抑恶卧树者众?以名轩者论,似不难立判。
世人皆知求木之亭亭者,焉有求木之偃偃者?木之亭亭者材也,木之偃偃者废也,几为恒理而无以辩驳。然偏有以名轩者,但求一废,岂非冒天下之大不韪?
吾欲索木之偃偃者不可得,终成一憾。须臾则已豁然。
木之亭亭成材者所在皆是,郁郁成景者亦所在皆是,吾独怅然于卧树之不复见,何也?而终不以为意,私谓虽缘悭一面,然彼苍然卧波,映带轩窗之美,栩栩然犹可浮想,足矣。
其为景也,夙名实相违。然形虽已失,意尚存焉。吾为一名而徜徉其侧,亦无不可。

半山半水半书窗亭

园中治亭,以山亭与水亭为常,半山半水者,非常也。
山亭何碍看水,恰如水亭何碍看山?故吾所不明者,奚为心裁别出,构此三半之亭,特出其类,而大异其趣哉?
背山为墙,临水辟窗;赋拾得之名,揽清幽之胜。有依山悬池之险,无托名寄意之累,甚得我心。于是乎幽窗观景,清座看荷,一时良辰虚度,竟挂碍渐无。
车马尘嚣亭外,山水清旷亭中。
私忖曰:减山一半,减水一半,减书窗亦一半,岂非不空而空?则何如减心一半,一半旧事,一半风?


文章分类: 散文诗界
分享到: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