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买商城
  • 时代书城
  • 电脑商城
  • 床上用品
  • 好易物
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推荐网页

推荐网页

点击左侧更多精彩

实力组:布木布泰/黄力平/王安平/郑立/杜娟/胡蝶/程绿叶/卢静/清云缥缈/洪海荣/苏黎瑞

 二维码 4
发表时间:2020-10-27 01:18作者:诗人群来源:本网

在一粒尘埃的中心与时光对峙

—布木布泰


不拘泥于幻想。

其实,我想纵身于火焰深处……


谷粒离开谷穗,然后背叛了荒芜的田野。

飞鸟在枝头沉默良久,它颤抖的歌喉放弃了歌唱的欲望。

悬挂在山崖的栈桥,徘徊于天上人间,不识清风,也不识烟火。

上山与下山的路,不过是一段停滞的时光,无数人前仆后继,以同等长度的时光丈量着。

这一切,仍不能阻止一个灵魂突然失重或消隐。

我落寞地回到人世。在一颗尘埃的中心与时光对峙。

麻木和疼痛,是骨头里的泪,只会让黑夜一半混沌,一半透明。

仿佛被时光背叛过一万次。

又仿佛,一万次与之一见如故。

有一个人,远远的向我微笑,我们隔着一粒尘埃相爱。

然后,我们视彼此为亲人。

那一瞬间,我亭亭玉立,含羞如花。

那一瞬间,我十八岁。

我竟突然爱上他的朴素!

或许,原本就是为了等这场朴素的浪漫。

沉默,是内心的火焰。

我会继续向着云朵飞……

继续……在一粒尘埃的中心与时光对峙,等那个人到一百零八岁……


古村

— 黄力平


追随历史的足迹而来。

它在这里站着,微笑了千年,栉风沐雨,仍不改古朴的真诚、悠久的温情。

步入古村,婉约步入历史的长廊。沧桑、斑驳、厚重。一本线装的古村,在我们的脚步中醒来,在春天的雨水里醒来。

雨点打在瓦顶上,春色漫过村巷。有人在轻声说话,连笑声都是轻暖的。巷里的青石板已经雨湿了。晴天可以坐在上面晒太阳,此刻只能在门口守望巷中春色。

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野外的油菜花沿着春光中的古村漂浮而来。这时候的田野是属于油菜花的,她恣意开放,在人们面前坦荡自己的喜怒哀乐。

我踮起脚尖、眺望,在寻找那条通向美好纯粹的路……


小草蜷缩的声音惊醒了雪的梦

— 王安平


她不想过这个冬天,可秋不留。

魂被雪花摄走了,身子枯萎得跟风一样,只看到摇曳,不知道摇曳。草枯得跟风一样,看不到影子,声音与风一起,不知从何处传来。

此时,有雨问候,夹着雪。小草还魂,一半在泥里挣扎,一半在雪中重生。

雪的梦被小草拱起的力道弹碎,草的根部有雪留下的痕。

蜷缩的身子慢慢拱出,拔节的声音穿过地心,穿过涅槃,在生与死的搏斗中唤醒春的灵魂。

碧绿,是一个生命和另一个生命永不相见的约定。


长城泪

—郑立


弯刀醒着,弓箭难以入睡。

羊在寒风里舔啃草根,狼在雪野上逡巡……长城,从没有闭上过眼睛。

时间坍塌在残砖里,故事簇拥在城墙下。南来?北往?不只是因为爱情,才潸然而泪下。

一粒粒灌浆的麦子,在阳光下等候。爱情是一把镰刀,割刈血色的温暖。剩给孟姜女的思念已经不多了,黄河已经上岸。

马背上的爱情,锄头上的爱情,所有的爱情都举起黄金的箭,挥着白银的刀,用杞梁的骨血筑起了长城。

谁哭倒过长城?谁洞穿千古人心?

蚀魂入髓的泪水试探爱情的体温。有嚯嚯磨刀的风雨,有孟姜女,杞梁妻。

长城,从没闭上过眼睛。爱情,站在梦魇的入口,长城是凝固的泪水。


首曲黄河

—杜娟


玛曲被迁徙的黄河拦腰斩断。

转过这一道弯,环境允许说话了。


不要阻止水面的羞涩,它喂养秋天,秋天在饱满的情绪里奔走。是否可以说出天空的秘密,是否对草原有另一个承诺。


白云泅渡了千年,依然走不出黄河,把热爱蛰伏于水的底部。


夜晚,月亮有生动的表达,它植入大地生命,解救一粒石子,解救一滴水,对毫无主张的河水有序的放行。它一再高尚,这样就能保证高处所有的思想。


黄河一心想着蓄势待发,做好了搀扶异乡的准备。


假如对岸的雪山可以信赖,我需要它当面说话,说出一个多年的承诺,比如怎样去解决人与人之间存在的问题,如何补充城市渐渐出现的漏洞。

应该感谢早年的理想,应该善待热爱的人们。


天空的光芒超出了黄河的奔涌,大片的阳光穿过河水,穿过秋天的弦外之音。玛曲的黄河习惯了匍匐,习惯了顺从和明静。

一匹马的奔跑,必须光明磊落,一缕风的对白,必须刻骨铭心,必须说出真相。


梦,由淡淡的花香开始

— 胡蝶


夜,起于一朵桅子的绽放。梦,便由淡淡的花香开始。

这样真好,一些水波纹的影子,在梦里渐渐清晰。

没有一丝惆怅,芬芳的流水摇晃着内心的涟漪。

涓涓流淌,心事浅浅,微笑着,带走了缤纷的落英。

雨,在夜中舞蹈,打湿了一朵花的心情。


梦一样的白,象牙色的温情。

一半灿烂在阳光下,一半朦胧在月色里。

淳朴淡定的清香,葱茏了整个初夏的梦境。

没有喧嚣,没有灰尘。因为栀子花要开。


这个时候,有你走了过来,怀抱的愿望呈现出栀子一样的白。

以独特的姿势,蓄积张力,溢出来的暮色,流淌在整个春江花月夜。

少女的纯,复活,微风摇曳,晃动的暗香直抵心扉,抚摸灵魂。


坐在故乡的草垛里

— 程绿叶


像一个乞丐,或一个浪人。

坐在故乡的草垛里。不要在乎路人的眼光和麦芒较真。这里没有跌倒的痛,也没有饥饿的恐慌。

说我堕落也好,说我失败也好,或说我正在疗伤也行。我就是喜欢这种姿势的生存。昨天的辉煌已抵不了今日的灰暗;远去的狗叫不出以往的亲切;河山与岸,超速后退。


我很想对着一张狰狞的面孔说出他背后的不堪。

但是,我没有。我不想与此同类。


母亲说过:故乡的草垛不会在雨中发霉,阳光正一缕一缕的滤洗落下的尘。空气中飘散着稻谷的香气;少年敲响的银铃在蓝天下一遍遍回荡。天空保留着最初的真,石榴还是最初的红。


一只鸟收拢翅膀贴着草垛。一只受伤的鸟,它知道,这样就不会摔倒;它也知道,只有这里才不会被遗弃。

我也曾在多雨的季节选择过草。一把小小的草,挽救了我的人生,也教会了我的人生,引领我走过黑夜与泥沼。


我感恩于那把改变我的稻草,在我的世界散发着我喜欢的味道。

年过四十的雨,已经淋不湿我的世界。因为我选择了草垛。挨着草垛行走,我不会迷路。


阳光洒在草垛上,草垛过滤了我。

一只眷念草垛的猫,正享受着故乡的阳光。暖暖的,心很安稳。


大河的宴席(节选)

— 卢静


门票昂贵的宫殿,在一个女人分娩时,漂浮着温暖的海水,身躯里的河流从四极八方汇聚。

我头戴黄金冠冕,摆尾游曳、嬉戏……


原来,蓄满力量的地壳,是一粒被光认出的草籽。

惊心动魄的独幕剧迸发前,一切色彩早已就座、喝彩,一切回忆早已出发。


据说有人丢了钥匙,所有的人都不向他打开房门,从窗口掷出来辱骂。一无所有的人,最后逾越城墙,在一条河边找到了门。


我想念守门人,一张多么坦阔的床啊。

一条河,一片天空,就这么简单。


冬季到了,河流祼露肌骨。冰块举起棱角,表白许多能叩响的悲喜,当春天囚住爱时,时间变得透明,又回归到一片水,一片天空,就这么简单。


凝望,眉锁愁

— 清云缥缈


秋心未眠,望月凝眸,寂寞海棠眉锁愁。

浅妆吐艳香渐去,红尘一梦,却是为了谁?

前世一曲笛音,换来今生娇羞绽放,守着一颗素心默默等待有缘人。


雁门关的风沙吹乱了秀发,尘烟起,掩不住满脸的忧郁。若酒浓深时,方与他相遇,何不对樽痛饮,耳边尽是关外的雁鸣。时光的角落,残留着不经意间遗落的笑语。


忍泪眸,颦笑化作漫天霞光。

海棠花落,身后秋风不止。


一人一马浪迹,谁又知道内心的悲戚。江湖风起,回眸嫣红尽散去,那个生命中的大侠,我何时才能等到你?且看我鬓边一朵海棠,暗香映红妆。


梦醒,何处诉衷肠?

红销香残,默默等待那份迟来的爱。


一直在凝望,缘分的入口何时才能为我打开?沐浴婵娟,饮露餐风,我把眉心蹙成一把锁,锁住曾经的美丽与快乐,锁住那个难忘的岁月。


悬崖边,痴痴凝望,时光流转我就化作了一株海棠。

风从未停歇,雨不曾止步,我始终坚持那个最初的梦想。


一夜,风刮梦

— 洪海荣


一夜,风刮疼春天,刮折梦的飞檐,一场疯狂的愧疚,响动,挥霍时间分分秒秒。

窗外,黑夜空白出来,凝聚一切注意力,浮尘的杂念被风取消。


风声震怒窗棂的幽静,抖动歇斯底里的呐喊,万物从梦里醒来,回到春天与冬天交替,梦与梦交换的夹层,揉捏昔日言语,思想干戈。谁曾记得一场残损梦的托付,依旧让它风韵犹存?


不敢怠慢的思绪和风声一起跟随,丢丢追追,拍拍打打。间距里,我拾着冬天遗留的荒芜,春的萌芽,落入一夜梦的浮沉。


乡愁

— 苏黎瑞


夕阳烧红了,落到山那头的村庄,冒出一缕炊烟。

乡情是粗瓷碗里的甜酒酿,一仰头一口闷,瞬间就酡红了整片天空。

晚来风凉。

当最后的一粒稻谷被送进了谷仓,大地开始肆意滋生苍茫和空旷。女人一声声呼唤把贪玩的孩子催回家,屋檐下点亮了大豆般的金黄。


乡情怯怯,独饮容易迷醉,在今夜的星光下。

醉眼挑灯,我看到许多被呼唤的名字长大后就离开村庄。

一去不回。

同样回不来的还有村旁的老樟树,听说它在城市的路边丢了魂,颓废在车来车往的注目礼中。

旷野里找不到巢穴的归鸟顿时让一棵孤单的小树慌乱起来。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