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买商城
  • 时代书城
  • 电脑商城
  • 床上用品
  • 好易物
中国好诗作家协会会员入会申请表(1).docx
10.56KB下载
国际诗歌协会会员申请表(1).docx
10.58KB下载
推荐网页

推荐网页

点击左侧更多精彩

策兰  (奥地利)精选诗之二

 二维码 6674
发表时间:2020-10-27 01:54作者:策兰  (奥地利)来源:本网

时间的眼睛


这是时间的眼睛:

它向外斜瞧

从一条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帘睑被火焰清洗,

它的泪水是热蒸流。


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飞

又熔化在更烫的睫毛上:

它是世界上日益增长的温暖

死人们

萌芽,开花。

绿豆 译


啤酒饮者


在时间的长桌上

上帝的饮者狂欢

他干了视觉健全的眼睛和盲人的眼睛

他干了阴影统治者的心肝

他干了黄昏和空洞的面颊

他们是最豪迈的酒徒:

他们饮尽了满饮尽了空

而从不会如你我一样泡沫四溅

叶维廉 译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带上一把可变的钥匙

你打开房子,在那留下来的

未说出的,吹积成堆的雪中。

你总是在挑选着钥匙

靠着这奔突的血从你的眼

或你的嘴或你的耳朵。


你变换这钥匙,你变换着词

一种随着飞雪的自由漂流。

而什么样的雪球将渗出词的四周

靠着这漠然拒绝你的风。

王家新 译


数数扁桃


数数扁桃,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

把我数进去;

当你睁开眼睛而无人看你时,我曾寻觅你的目光,

我曾纺过那秘密的线,

你的思索之露

向坛子滴下去的线,

那些坛子,有一句不能打动任何人的心的箴言护住它们。


在那里你才以你自己的名义走路,

你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自己,

在你沉默的钟楼里钟舌自由摆动,

窥伺者就向你撞来,死者也用手臂搂住你,

你们三个就一起在暮色中行走。


让我感到苦吧。

把我数进扁桃里去。

王家新 译


法国之忆


和我在一起回忆吧:巴黎的天空,大片

秋天的水仙花

我们从卖花姑娘那里买心:

它们是湛蓝的,并在水上绽开。

开始下雨了在我们邻居的房间里

而我们的邻居,莱松先生,一个瘦小的

男人进来。

我们玩牌,我输掉了眼睛的虹彩,

你借我的头发,也跟着输掉,他打跨了

我们

他挨着门离去,雨追着他出去。

我们死去,且能够呼吸。

王家新 译


什么缝在了


什么缝在了

这声音里?所缝何物

这声音

此时此地,还是别处?


深渊

皑皑(我发誓),雪针

由其上升起


(复被深渊)咽下


你归置这世界

数起来

多如九个名称

唤作屈膝


图慕里,图慕里


冲下来,欢快地

来到

吻中


鳍的拍打

持续地

耀亮海湾

你在此抛锚,你的阴影

在灌木丛中将你蜕下


来到

来源


一只甲虫认出了你

你们面临着

毛虫

吐丝将你们缠绕


巨大的


为你们让开道路


旋即

叶片将叶脉和你的静脉紧紧编织在一起

火星

必须通过

一段喘息的长度


你有权得到一棵树,一个白天

它通晓这数字

词语,用它所有的绿色

进入自身,移植自己


跟随它

刘国鹏 译


木制面孔


木制面孔

松垂的颚

小丑伏在行刑车上


在耳垂的双翼上

你的眼眸

眨动

发出绿光

刘国鹏 译


为什么这陡峭的家从中心涌现,居于中心?


为什么这陡峭的家从中心涌现,居于中心?

看,我能让自己沉入你的身体,极冷地,

你亲手了断了你的兄弟:

在他们之前

你,和我,喷成一道雪柱。


把你的譬喻

推及其余:

人们想知道,

为什么我在你那里和在上帝那里

并无不同,


有人

想在两本书而非两叶肺里,

溺毙,


委身于你者,


在杀戮中发出呼吸,


那离你最近者,

失去了你,


有人用你和他的背叛

装饰你的性别


或许

我就是所有人

刘国鹏 译


和盲目的小巷交谈


和盲目的小巷交谈

和面对面的人

谈它海外流亡的

意义——:


这片面包,用

书写的牙齿。

刘国鹏 译


向下


把家引向遗忘

我们冷漠眼睛的

交谈。


回家,音节跟着音节,在

昼盲的死中弥散,当

那只戏手伸到。庞大,

唤醒着。


我的话语已经太多:

堆积在玲珑服装的

四周,你寂默的风度里。

达文 译


明亮的石头


这明亮的

石头穿过天空,这发光的

白色,这灯——

使者。


他们将

不停顿,不下降

不碰击。他们打开

上升

像这轻而薄的

石楠篱笆,象他们的展翅,

他们飞旋

朝向你,我宁静的一个

我的真实的一个——


我看到了,你采下他们和我的

新生的一起,我的

每一个人的双手,你把他们置入

这再度明亮中,没有人

需要为它哭泣或命名。

王家新 译



这石头。

这空中之石,被我追踪。

你的眼,盲目如石头。


我们曾是

手,

我们掏空黑暗,我们找到

那个词,它将夏天魔幻出来:

花。


花──一年支盲目的词。

你的眼和我的眼:

它们照料

水。


草木萋萋。

心墙环绕心墙

飘落进去。


一个一如既往的词,众铁锤

飞舞在露天中。

张枣 译

文章分类: 名家
分享到:
征文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