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买商城
  • 时代书城
  • 电脑商城
  • 床上用品
  • 好易物

疫情中的爱 同一片蓝天下,我们共有一个太阳。无论生活在地球何方,中华儿女都会拧成一股力量。 枝叶能自由舒展舞动,全靠强壮的树根支撑。天空敞开宽阔的胸怀,雄鹰才能矫健地飞翔。 黄河塞纳河都是母亲河,滔滔河水把一代代滋养。人类命运本是共同体,幸...

2021-03-12 尹怀亮诗三首

有你真舒服文/尹怀亮(云南)有你顺其自然所有动力来自内心沸腾无论想做成年之感不追问不解释默契事事感受如意心情舒畅有趣灵魂充满魅力哪怕风生水起交会生活让你开心生活变得美好你的温柔让人舒服无法躲避诱人目光美在柔软中回味温情四溢品尝温柔舒服感觉心...

2021-02-25 王继杰诗四首

           梦寻      读罢忧伤的诗集,   轻轻合上扉页,   我依斜床头,   在这寂寞的夜里,   只因海子的那句诗;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我很是好奇,   想目睹“姐姐“的芳容   我便置...

一脚踩住初六的暖阳   文/何氏弦歌一脚踩住初六的暖阳牛年的欢声笑语变得浑厚而质朴刺猬河的冰已经很脆了脆到经不起一根树枝的指点这时间两岸没有水草玉兰花也还没有醒来你给的第一个飞吻却打开了初春的窗户如果有人包养一枝梅这枝梅注定空寂寞只能在一个...

阴影也许是一句话或一件事不合你的口味你就在我的心底砌起了一堵沉甸甸的墙把百分之九十九的痛苦压在墙下百分之一的欢乐挂在墙头因为,你不想背上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罪名不想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曾经,非常痛恨一只流浪的狗它的眼神总是怪怪的我知道它在诱惑...

风力发电机胡超◈   天浴傍晚的南俄湖,水荇在浅水滩飘摇那群比水荇只高出半个头的小孩子脱了个精光鱼跃下水,像一群没毛的小鸭子有女人蹲在船头擦拭内衣包不住的地方三个小女孩看到岸边来了一群陌生人用手划着坐船去了深水她们相互撕扯着都扎进了水里没脱...

月亮向西(组诗)张羊羊◈   黄昏哎,太多的赞美是多余的妈妈拖了伤腿 在搀扶拖了伤腿的奶奶 两个女人 晃完了一百五十年的平坦 一种苍老 给另一种苍老浇水平原上的黄昏 皱纹叠叠 倒映那些精耕细作的田垄阿尔兹海默像笨重的手扶拖拉机 将爸爸 驮回...

冬日渐近的北方(组诗) 郑茂明♦   冬    日母亲的富有在于老宅的屋顶还有炊烟白发上浮出秋霜听树上雀儿叫,撒一点粮食桃树在梦中开出繁花大地上再也不见饥饿的事物母亲侧着身子,坐在窗边安静,慈祥,像在等待一位信使光填满她脸上的沟壑带着冬日...

12月20日晚,在第六届武汉诗歌节“诗漫江城”音乐会上,第12届“闻一多诗歌奖”评选结果揭晓,青年诗人张二棍获得该奖项,并获奖金10万元。评委认为,张二棍的诗歌关切众生,且都有其特有的体悟、特有的修辞。在他的心目中,有情众生皆都平等,皆有令...

这是水的清晨 火焰的温暖里我们睡眠又醒来 这是水的清晨天空在宁静呼吸 梦中携带的余火此刻,淡淡映红了家乡黎明 我无比熟悉 泥坯的陶器初入火焰因为烫痛家乡广阔无边的大海刹那收缩 父亲劳作的汗滴至今没有停止向夜空飞溅——那带着亲人气息的童年群星...

2020-11-12 郭程岗诗十首

红棉花 羊城三月漫步在红棉广场阳光明媚、莺声燕语春天正在大踏步地向我们走来俏丽的红棉花竞相绽放,傲世群雄连铺天盖地的绿叶也只能充当它的“背景墙”和它相比便黯然失色 蚕月也是春雨渐多的季节久违的漂泊大雨从天而降,酣畅淋漓让人惊喜不已可当看到洒...

永远的丰碑(朗诵诗)——写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与美国联军作战胜利七十周年李江南仿佛耳边还回响着,朝鲜半岛三千里江山的呐喊。还轰响着松骨峰长津湖的枪炮声,仿佛眼前是青川江大桥炸断的画面,但又完好连接70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场面,是...

白头携老 暮光稀薄,格子窗掉了漆你可以轻轻抚摸也可以端一杯白茶看着 墙角开败了几枝夕颜身形瘦削,一片黄叶挂于檐头你可以伸手去摘,也可以弯腰坐下 人间仅够放下两个人的餐桌我递给你陈旧的酒杯微苦,微甜,此间滋味黄酒如是砚里尽是焦墨,也不必管它一...

我愿意我愿意沉潜,测试小河的深度用晨光清扫布衣的浮华用露水洗亮浑浊的眼睛在时光的田野品读一粒春天的种子我愿意学习一朵小野菊如何在安静的乡间和坑坑洼洼的车辙里走向自己的远方我愿意十万亩三月的桃花是她全部的家当,和信仰我也是一个见过星星的人当一...

走钢丝的人此刻我的左脚已伸向虛无右脚还在谨慎倘若稍移重心一步踏出我将再无退路此刻眼前的一根线直插云端我站在起点一切,都在消失人群,目光,街市只有那条线,如此坚实通往未知我把自己交出全部的重量落在一条线上它轻轻颤了颤默默地给我支持从此,我的命...

一转念的疑惑,滴出眼框落进水里。小蝌蚪般乱游碰破,那团月亮水里的子宫震颤着……谁知道会生出什么?灵魂?在哪呢?手术刀无法将它剥离高科技摄不到它的身影但在回眸的孤寂中,它……远远地立着,不盛开也不凋谢灵与魂,是太极的黑白?还是上帝呼吸中的奥秘...

上一页 1 下一页
征稿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