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爱菊之人余磊悠然南山,开放着一朵淡淡的中国美学。爱菊的人站在夕光里,清点淡酒与诗歌。手提的篮子里,如洗空空。人生很淡,智慧很淡,诗很淡——淡如菊影,敲响大地的鼓。被菊包围的村庄,玉石碎裂。一场雪无声,如洁白的回味。一颗颠簸的心,终于泡在村灯与狗吠之中,好暖!菊的开放,等了十三年。篱笆墙。车马喧。桃花源。抚摸背影的隐士呵,手段全无;而目光扫处,字句溃逃,中国的诗神呵通体透亮。摇曳千秋的菊,挺起...

严力(1954- ),出版的诗集有《这首诗可能还不错》(1991)、《黄昏制造者》(1993)、《严力诗选》(1995)等,主持海外汉语诗刊《一行》。永恒的恋曲——维纳斯她被推下水去压倒一片成熟的水草鱼儿如标点符号般惊起她和她的故事沉默地睡了几个世纪之后被捞了起来今天我久久地坐在进餐的位置反省很小的食欲在很大的盘子里呻吟身体中有很多个欲念来自遥远的前世我清楚地忆起了她我曾强行挣脱过她的拥抱她...

耕心志 淮原小月【河南】错觉江湖上行走久了,自信一词在数次碰壁之后,失血,入神坛。人老珠黄?锐利的目光被磨纯。耳根子渐趋软化,主心骨叛变,仆倒。草,丛生。风,趁虚而入。身后,细碎声跟踪而来。歪歪的影子,再也扶不正身子。夜路停运。坦途,石子开始浮现。雨雪天气增多。泥泞,曲折,坎坷,开始与一双打飘的脚板叫板。黑白分明的眸子躲在有色的镜片背后。神志挪移。邻居二狗子的一口痰,菜市场赵姐的微笑,单位领...

降   临(外二章) 你一路小跑,小鹿般灵巧,抑或鱼的潜入,风的栖居。不允许自己春天一样泛滥。一朵柔瓣,落在你慈爱的眼睛里。你在编织春天的花冠,为刚刚出生的小女儿。粉嘟嘟的女儿,在你怀里熟睡。一个月了,甜甜的,明亮的眼睛里,亮晶晶像星辰,藏着你失忆的梦境,有多甜?你给她取了小名叫“糖宝”。呵,春天就这样来了,樱花,李花,杏花,开得花枝乱颤,可是那些花,都不及你的小糖宝,宁静中,仿佛有神的眷顾...

你听,这喧哗的水声宋清芳 [山西]以流水回旋为喻,我们要保持最初的清醒。泥沙下沉,归期在望。我要守着夜的锋芒,把一些光梳理成水的模样。那些触角收回来吧,更深露重,遥远处喧哗的声音,必要按下俗世的身形。你要守着水,守着这些年流经的地域,把目光延伸。看,山川忽然扩大了覆盖面。凹凸的内心需要颜色填补。听,渴念回潮之水,已停止突围。它静止在时间之外。一些声音长出枝丫,像极了妄想的森林。水声压在心里,...

海恋(外三章) 海梦[四川] 阳光,海水,少女,沙滩。涂满潮湿的胴体,在带着咸味的海风中抒写人生的梦幻。高高的蓝天上,飘来两朵白云,落在少女的胸脯凝然似雪,点缀六月的沙滩瞬间的风流,壮丽了海阔天空,阳光下开满了美丽的花朵。洁白的浪花,拍打着我心上的梦壁,岁月的海风卷走了我的华发,空留一腔壮志,在远海的碧波上悠悠漂浮……还是那位不老的少女,把我从梦中叫醒,拉我在椰林草坪上拍一张真实的人生写照留...

一条道路在迅速上升(外四章)爱斐儿 [北京]道路已走过千条,迎送我们来去的日月,经过反复复制而又消失。只有一些特别的时刻会被时光选中,如同刻刀选中石头,或者,电光选中石火。谁也无法预感,在一个气象万千的黄昏,走着走着,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突然脱离了水平的牵引,开始迅速上升。从未见过如此壮丽的云霞,为一条上升的道路敞开天际,只为迎接两个孤独的朝圣者,经过万千次跋涉、攀登,突然相逢于同一条道路,又...

1投放进邮箱的文字,终于交出了情感守口如瓶的隐私,替代了寂寞和孤独的念想。不想说出经历了什么,不断挣扎的情爱,总是出现在一个人梦悟述说的文字中。 2牵缠的细节,以及将要拥有的想望和情爱,在思考爱和梦想的一段完美的插曲中,刷新着灵魂的内伤。善良的眼睛眺望着,良知在世俗饥饿的皱纹里洞穿着煎熬。 3不愿意拥有的想望,仅仅是因为无法面对现实生活的责任吗?禁不住的浅唱低吟缓缓涌动的火焰般的唇齿言语,经...

30年前,中国出现了散文诗热潮,进而引发一场文学运动,成为当代文学的一道亮丽景观。这种介乎诗歌与散文之间的边缘文体,在中青年读者中不胫而走,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也涌现了不少优秀作品。形成散文诗热潮和运动有多种因素,其中的重要原因:它有一个强有力的推手柯蓝。  1937年10月,17岁的湖南青年唐一正与三姐夫向隅一起,经西安投奔延安。他被安排去了山西前线八路军五师学兵队。一次他被派护送负伤的...

孔 子历史,从《三字经》中认识了你,注释了你,肯定了你。中国的教育又较早地跟随你“周游列国”,一步一个脚印。后来,在一个最深的脚窝长出一棵车前草,叫做“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此乃一剂良药,多少年来,治愈了许许多多的病人。很多人都清楚,你是...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