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四十年的牵挂,今朝梦圆胡春生 前言 这是一个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有关的情感故事,它的时间跨度长,整整四十年。2019年五月,本故事才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暂告一个段落。听了这个故事后,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我想:好故事应该与读者共分享,我不能私藏。亲!你如果有兴趣,请容我细细道来。  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人民解放军对当年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越军进行了一场有限度的自卫还...

心情 崔承志                      一宋朝诗人陈师道有一首绝句:“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这,也许是一种生活现象,更是一种个人切身体会。是啊,读一本对口味的书,自然饶有兴趣而惬意,可很容易在短时间内就读完了;与一个说得来的朋友聊天当然心情愉悦而快乐,可惜他是不会常来的;世界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的不尽人意,人生百年能有几回开怀欢笑?...

一碗价值千万的面条李靖 六十年代末,深冬的一个傍晚,一阵急促的叩门声把我们一家人吓得心惊肉跳,生怕是再有人来绑架父亲拉去批判、陪斗。“文革”此时正向纵深铺开,父亲在单位负责财务工作,和领导交好。因领导被打成“走资派”受到牵连,由于拒绝揭发被拉去批判、陪斗两次了。每次回来都是鼻青脸肿,问咋回事,啥也不说。他不明白:一个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与美国鬼子浴血奋战,率领的一个连一百零六人全部遇难,他是在清...

虽然我是一个在内蒙古出生的人,但兴安盟却是我平生头一次踏访。近6万平方公里的兴安盟地处科尔沁草原,它的首府原名叫“王爷庙”,后改成乌兰浩特。兴安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政权——内蒙古自治政府的诞生地,是党的民族区域自治的最早实践地。它成立于1947年5月1日。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更神奇的是,它有一座边境小城——阿尔山。阿尔山的全称是“哈伦·阿尔山”,它不是山,蒙古语意思是“热的...

寒沙漫漫风打边,劲草低头丘连绵,月儿空照千里酒,抬头遥望北飞雁……绿山,绿水,早上露水还挂在草尖和枝头,那首《凉州词》的歌子就随风飘来了。一衣带水的重庆忠县,在这里,生活着这样一些勤奋谋求生活的人。他们大都年龄在50岁以上,顶着染霜的白发,有的肩挑,有的背背,“都是些家里面吃不完的,新鲜着呢。”一个老婆婆说着,就将挑子放到了甲板上。和她一样的几位,有的是绿丢丢的鲜生菜,有的是几个丑瓜,还有的...

周洁茹,江苏常州人,曾任《香港文学》总编辑,现为浙江传媒学院驻校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小妖的网》《中国娃娃》,小说集《小故事》《美丽阁》等。小对话:九紫离火运及其他□ 周洁茹有个朋友跟我讲,你做大湾区的文学编辑时怎么就没发现张颂文呢?人家当年发在哪儿哪儿的散文这两天都爆款了。我说我倒是想啊,我差一点就去找仁科了,而且我也估到陈坤胡歌肯定很会写,可是多会写,也不是一定写得过真文...

牧羊托海逢真爱   ——赏析《可可托海牧羊人》        周光华   依着阳台,浸在如水夜色中的远山恬静地睡去;近处,微风吹拂着绿叶飒飒作响。难得一派如春的闲逸,品味优美歌曲,解读音乐,感受生活。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        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        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        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    ...

阳春三月,怀柔的春悄然而至,粉色桃花、白色梨花、黄色迎春、紫色藤萝、红色杜鹃,开遍山岗、沟谷、湖畔和寺院……一到长城欣赏怀柔的春天。塞北春光,分外妖娆。沿着仿生栏杆的台阶一级级登上慕田峪长城,沿途是渐绿的山树、渐开的山花、渐浓的春色。站在长城上,放眼望去,每一座山头、每一个山谷,一点点,一抹抹,一丛丛,一片花的海洋,白的、粉的、绿的、黄的,山杏儿、山桃儿、银翘等满坡满岗地开,春天已拉开美妙的...

朝贡道与地戗子无论从空间的极高处俯瞰,还是从时间的迢远处眺望,“朝贡道”只是浩瀚时空中的一条幽径。它绵延在东北大地,经历了许多次被遮蔽、涂改、修订,甚至一度消隐不现——仿佛隆冬时节被厚雪覆盖的那片黑土地,遮蔽成为宿命,又在春暖时节展露蓬勃生机——它始终存在着,像被一代代人的意志驱赶和灌注的河流,在地面时奔腾,在地下时静流。露水河是这幽径上的一颗水滴,在癸卯年初春,以晶莹剔透、美如幻境的冰雪世...

近日整理箧笥,翻检出一批四五十年前的写生稿。其中1979、1980年间在上海师范学院物理系求学时,每于课余、假日到桂林公园、康健公园、漕溪公园、上海植物园中所作的紫藤画稿,最引发我的感慨。紫藤为豆科木质藤本,老干粗劲,勾连盘曲,依附缠绕,高可达十数米。羽状复叶,春花夏荚,总状花序,花冠蝶形,花色青紫,顶生下垂,串珞簇缨,蒙茸密集。另有白色变种,则别称银藤。多用于园林花廊、花架的垂直绿化。我虽...

当代散文

当代散文

副标题

上一页 1 下一页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