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飞往塔克拉玛沙漠   易行在荒原想象茂盛的森林在沙丘的尖顶上想象瓦房在高天上俯瞰不可遏止地飞向你在晴朗的天空下朝拜的人群过于拥挤你没有注意过我而此刻不可思议的雪山象白云一样在我拌抖的翅膀下在这里你不是以小小的的触须靠近我你以整个的自己在广袤的沙漠上我们才如此贴近荒凉的心看到久远已遗忘的美丽大漠莽莽的远方升起比生命更热烈的太阳一股狂野的风暴在沙漠中悄悄隐去我在消逝易行,本名萧宁。江西人,新江西...

北江河飘洒的血乳一生在我的心怀潺潺是生命最难忘的记忆注入我的体内·是母亲的阵痛流入我的血脉是母亲的胎记刻在我的脚掌·我的一生经高山、过原野有风、有雪、有雨、有霜无边无际的梦幻回到母亲河的怀抱·每一次颤动都是热血汹涌荡漾每一次飞翔都是苍茫岁月的纠缠我的一生潺潺有北江河漂洒的血乳夜色清远·我知道 春雨已悄然来临一支红玫瑰在山野唱着小曲北江河边的音乐奏亮了春天的明月·我知道 夜色已降下了序幕一些树...

色彩与时间(外一首)  铁梅·这些色彩的枝条与木棍象彩虹光顾我们心灵的家这些在目光中竖起的栅栏和横空出世的雨排列有序向未亡的人走来·谁能够把握一个季节仅仅由色彩构成谁能够说清他紊乱的不朽的统治一个天才儿童的画笔他真诚的泪水和对世界短暂的爱我看见一些颜料成为石头在生活的岩面上凸起而另一些隐藏在它的深处没有一只尺子可以量出二者的距离时间的深度没有一种人生不被一误现误·这些是它的本质 你说红色的岩...

又见春暖花开告别昨日寒彻刺骨的冷,迎面扑来暖暖的风。春天便在和煦的阳光下。肆意绽放着久违的妆容。那些吊在枝梢上的鸟鸣唤醒大地沉睡中的梦,于是这荒芜的世界,又一次光彩重生。倒映在湖面的垂柳,对镜修剪着一身的柔情。轻摆曼妙的身姿,撩拨着水面也醉了春风。粉色桃李欲绽开的芳颜,留恋了蜂蝶不忍离去的痴情浓。何必的天长地久。半晌偷欢便丰满了今世今生。呼吸春是岁月最长情的独白,,轮回中依然有重逢。而今伤逝...

再上罗山越斐清明,人心悲哀思寄远方远方的家山可安好远方的亲人可安康心系往昔悲泣这际遇苦楚悲泣这人生无奈上山的路,修的很齐整石阶磊向山的深处直至肉眼看不见登临半山腰在一处平坦处          坐落着实际寺逆川和尚已成为传说再往上攀登大罗山石头城雄踞山坳间石头城的龙王庙水库里水满当当的,一眼清碧岸边褪了鲜色的龙王庙伫立着龙王庙后的大山上,青翠怡人沿着龙王庙左侧山道上去著名的香山寺便跃入眼帘香...

已经到底了~

Copyright©中华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2128322